性趣
美人风姿 禁忌话题 性趣十足 秘密花园
 [ 回禁忌话题首页 [ 所有跟贴 ] [ 加跟贴 ] [ 推荐朋友 ] [ 打印 ] [加到个人书签]
妹妹的橡皮擦  
文章来源: uu2008-06-30 15:23:44 本文已被阅读:

妹妹的橡皮擦
我和妹妹的感情非常好,由於我們相差十歲,在我年少不懂事時,妹妹還太
小;而等她開始發育、漸漸有女性魅力時,我卻已經是個成年人了,有自己的世
界。因此,我們之間從來沒有各位愛看的那種不正常關係,我也不曾有過非份之
想,畢竟是自己疼愛的妹妹,總是為她的終身幸福打算。

父母在我高中時就離婚了,由於家計的關係,媽媽晚上必須上夜班,就由我
來帶妹妹。更因為這樣,我照顧她的責任感更加強烈,我也就有點「兄兼父職」
的味道。她也和我無話不談,包括她暗戀哪個男孩子、內衣穿不下了這種事,她
都會找我商量,甚至她初次來潮的衛生棉都還是我去幫她買的。

想想時間也過得真快,今年她已經高中畢業了,而這事是發生在一年前的暑
假。

這天我下班回家,妹妹馬上從房間裏跑出來,臉上的神色很緊張,兩眼又有
點紅紅的。我一看就覺得事情不對,忙問:「怎麼了?」她搖搖頭,跑回了房間
裏。

我換下衣服,到她房門口敲敲門:「○○,你沒事吧?」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把門打開,拉著我的手臂把我拖進了她房裏。她坐到床
上,我坐在她書桌前,靜靜等她說出到底發生什麼事。

沉默了良久,她咬咬牙,問了我一個令人訝異的問題:「哥,你有沒有自慰
過?」

我楞了一楞,不知該怎麼回答:「為什麼問這個?」

她沒有回答,只是追問:「有沒有嘛?」

「咳!」我遲疑著,但想想她的困難可能是跟這有關的,所以還是要回答一
個讓她寬心的答案:「這種行為是很正常的呀!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難免會有
過這種經驗的。」

她果然放心多了,臉上的表情輕鬆了一點。又沉默了一會兒,她才小小聲地
說:「哥,人家有一個橡皮擦拿不出來啦!你幫人家想想辦法。」

我一時沒會意過來,什麼橡皮擦拿不出來?……

不會吧!!!和前面的對話連在一起,我才被想通的事實嚇一大跳:「哇!
你、你……」

其實這種事時有所聞,每個產科醫生多少都遇過這樣的病歷,應該不算什麼
嚴重的事。沒想到她會搞出這種事,回過神來後反而覺得暗暗好笑。

「你把橡皮擦放進去了?」我沒有取笑她或罵她,只是正經地跟她說。

「嗯。」她低著頭,像個做錯事的小孩。

「不會痛嗎?」

她搖搖頭。

「以後你老公誤以為你不是處女怎麼辦啊?」

「到時候再說啦!現在先幫我拿出來啦!」她開始著急,講話的語氣好像快
哭了。

說的也是,得先把這事解決了。

「好啦!換個衣服,哥哥帶你去看醫生。」

「不要!不要!」她麼著臉:「太丟臉了啦!」

我說好說歹的,想要說服她去看醫生,無奈她就是不肯。最後,我只好嚇嚇
她:「你不肯我也沒辦法羅!那就把橡皮擦留在裏面,讓它爛掉好了。」

她望著我,眼波閃動,竟然啜泣了起來。

我一時心軟,上前去摟著她:「好啦好啦!哥另外幫你想辦法。」

她已經很久沒有在我面前哭了,小時候那些溫馨的畫面再度浮上心頭。她抬
頭看著我,紅撲撲的臉蛋,長長的睫毛上猶帶著幾滴眼淚,真是個小美人。

「真的?」

「真的啦!」我用手抹去她臉上的淚珠。

她把頭靠在我胸前,我摸摸她的頭髮,就像她小時候每次哭了,我哄得她破
涕為笑之後那樣。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實,我心中暗叫不妙。我要「幫」她?怎
麼幫?妹妹早已不是小孩子了!

「我就知道哥一定會有辦法的。」

我呆望著她,那明眸皓齒的可愛臉蛋,一臉信任的神情。玲瓏有致的身段包
裹在居家的連身裙裏,露出修長的雙腿、細緻的腳踝……我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來,躺下來。」

她柔順地服從我的引導,在她的床上躺下,我則在理性與獸性衝突之下,緩
緩把她的裙擺拉至腰際。我的心狂跳至每分鐘一百五十次,比第一次脫下女友的
內褲時還要劇烈。

可能是剛才她曾試著自行「處理」,裏面並沒有穿內褲。已經七、八年沒有
看過妹妹的XX了,過去只不過是一條尿尿用的小肉縫,現在已發展成一幅旖旎
的風光。

紅紅的花瓣,包覆著深紅的花蕊,令我幾乎忍不住想嘗一口。以前光溜溜的
下體,現在也長出濃密的雜草來,陰毛的面積不大,但是很長,而且不是很卷,
看起來好像小孩的頭髮。

妹妹當然也很不好意思,把頭別到一旁去。我把她的腿拱起並分開,就像孕
婦要生產時那樣,妹妹的小穴整個暴露出來。不知是因為裏面有個橡皮擦,還是
因為她在我面前露出自己的重要部位,小穴因興奮而稍微地充血,看起來更像是
即將綻放的花朵。這時我心亂如麻,趕緊閉上眼睛,開始用力地想──到底怎麼
把那塊橡皮擦取出。

寫到這裏,請各位朋友一起來動動腦筋,該怎麼樣幫我妹妹把橡皮擦拿出來
呢?(我一共試了三種方法才成功的。)

由於心情太激動了,跟本無法思考。我要她先等一下,走到房門外,才喘了
一口大氣。我把指甲剪一剪,手洗乾淨,然後準備了手電筒和一些衛生紙。這時
心情也冷靜了一些,在心中安慰一下自己,是為了幫助她,並不是亂來,內心的
罪惡感稍減,於是深呼吸了幾下,再度進到她的房間。

妹妹還是躺在床上,看到我進來了,她自動將裙擺拉到腰際,兩腿分開,恢
復剛才的姿勢。我注意一下她的表情,但見她緊閉雙眼、皺著眉頭,好像是要面
對什麼恐怖的事一樣,真是可愛極了。

好!接下來該做正經的了。想到這一步,心跳又開始控制不住地狂飆。我跪
在床前,兩眼凝視著妹妹的「妹妹」,一面伸出微微發顫的右手‧‧‧‧‧‧

「啊!」在我的手一接觸到她那個部位時,她竟然大聲叫了出來,嚇了我一
大跳,連忙把手收回。

「怎麼啦?」我忙問。「哥‧‧‧‧‧‧」其實我也覺得這是自然反應,沒什麼事的。她可能也是沒什麼話
好說,頓了半天居然冒出一句:「‧‧‧‧‧‧你要溫柔點喔!」

「他媽的!我是在幫你想辦法耶!你不要想歪了好不好?」她這句話正和自
己心中的壞念頭相呼應,我有點被拆穿的氣惱。

「人家沒有想歪啦‧‧‧‧‧‧」大概是她對自己說出這話也感到不妥,趕緊提出澄
清:「可是那裏‧‧‧‧‧‧第一次讓男生碰嘛!叫你小心一點不對嗎?」

「誰說是第一次的?你小時候我幫你噓完尿,每次都要幫你擦,早就不知道
碰過幾百次了!哈哈哈!」講到這裏,我忍不住笑出來。

她也噗哧一聲笑了,同時伸手把臉掩著。一時之間,房裏的氣氛已不那麼尷
尬。

我再次伸出手。這回她看起比較輕鬆了些,我自己也是。但在我的手接觸到
她陰唇時,她的身體和我的心中還是同時震了一震。

我用兩根手指將她的陰道口分開,左手拿起手電筒往裏頭照。然而她的陰道
是閉合的,看不到裏面的情形,我只好把手指再伸進去一些些,從裏面一點的位
置把「她」撐開,從手指之間的縫隙,隱隱約約看到一個藍色的物體,分辨不出
有多大,大約距離洞口四、五公分左右。

在我注意力集中在橡皮擦上的同時,「長江東逝水」卻滾滾而來,擾亂了我
的思緒。我抬頭望了望她,她面色紅潤,閉著眼睛,好像還微微喘著氣。

既然已到了這個地步,好吧!長痛不如短痛,就一股作氣把它拿出來好了,
以免節外生枝。我的兩兄弟(食指和中指啦)深入到橡皮擦的位置,企圖把它挖
出。

然而這根本行不通,雖然妹妹已經被她自己「破身」了,但畢竟還是缺乏經
驗的少女,裏頭緊得不得了,不但無法張開手指挾住滑溜的橡皮擦,反而還不慎
將它往內推進了一點點。

「喔~嗯~」我奮力嘗試的這個過程,卻使得她輕輕呻吟起來。我的手指在
她濕滑溫暖的陰道中抽插著,還不時翻轉蠕動,不僅是她受不了,我也感覺到自
己呼吸濁重、頭暈目眩。
@在確知這個方法失敗後,我趕緊把手指抽出來,上面已經沾滿了妹妹的分泌
物。我用衛生紙把它擦乾,也幫妹妹稍微擦拭一下她那泛濫成災的小穴。

「拿不出來呢!」我告訴她。

瞧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她腦袋中所想的,似乎已不是在擔心這個了。

「嗯,你還沒回來之前,我自己就已經試過了。」

「試過了怎麼不先跟我講?」

「說不定你拿得出來呀!」

其實我知道自己潛意識裏暗自慶幸她沒有先講,但基於心中所強烈維繫的道
德觀,不願去面對這種心情而已。至於她是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去探討,寧願
相信不是就好了。

用手指之所以拿不出來,是因為裏面太窄,容不下兩根手指這般龐然大物。
既然如此,我用細小的工具應該就可以成功了吧?我於是到廚房裏去拿了一雙筷
子,用筷子伸進去把它夾出來。為了不傷害妹妹的柔嫩的陰道內壁,我特地挑選
了那雙表面圓滑的白色塑膠筷,並且把它洗乾淨。那雙筷子本來是她自己吃飯用
的,現在用在她自己身上可能比較會習慣吧!

她看到我拿了她的筷子,笑罵道:「你拿那雙筷子,我以後不敢用它來吃飯
了。」

「你自己不用要給誰用?」

「媽不知道,就給媽用好了。」

「你怎麼這麼不孝?沒關係,我們把它拿來當備用的,以後有客人來家裏吃
飯的話,就拿那雙筷子給他用好了。」

「不行!用完我要收起來!」

鬧了一陣,工作還是得繼續。我一言不發地上前把她的兩腳打開,再度分開
她的陰道口,將筷子探入。

為了怕傷到她,我的動作非常小心。然而裏面實在太緊,我發現一只手實在
沒辦法操作,只好找她幫忙了。

我停下動作,抬頭對她說:「○○,你自己來把你的‧‧‧‧‧‧那裏分開好嗎?」

她坐起來,紅著臉,用兩手將自己的陰唇往兩邊掰開。我兩手分別持著兩根
筷子,先將筷子往兩旁張,分別沿著陰道壁鑽入橡皮擦的
我原先預期這樣可以挾住橡皮擦,然後往外一抽就出來了。可是那塊橡皮擦
的表面已經沾滿了妹妹的潤滑液,怎麼挾都會滑掉。我又試了幾次,結果還是一
直不行。

我抬頭看她一眼,沒想到她那時也正在看著我,我們倆目光一接觸,馬上各
自移開。我看她的表情十分怪異。我想,雖然我們很親,但無論如何這對她而言
還是一件很羞恥的事。剛才她躺著自可把臉轉開,但現在既然要她幫忙,她非得
面對我,睜著眼睛看著我拿工具進出她私祕的地方。

想到這一點,我的心情又開始激動起來,趕緊說話轉移注意力:「好像還是
不行耶!」

「啊?」蘋果般的臉上,立即變了色。

我左思右想,實在是沒輒了:「我看我們還是去看醫生,好不好?」

妹妹聞言好像又要哭了:「你再想想看有沒有別的辦法嘛!」淚珠已在眼眶
裏打轉。看她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兒,簡直像我是要把她推入火坑似的,我也沒
有再逼她了。

沒辦法,我只好硬著頭皮打電話給一位國中同學,聽說她在某婦產科擔任護士。

@好久沒連絡了,開口向她問這樣的問題實在蠻尷尬的。而且為了顧全妹妹的
面子,我並沒有告訴她是誰發生了這樣的情形,她可能以為我是和女朋友玩得太
過火,心中正在偷笑也說不定。

但在聽完她告訴我的辦法後,感覺比問她這種問題更尷尬十倍。

在我把同學的話轉告給妹妹之後,妹妹臉上的那副表情,我到今天想起來都
還會忍不住想笑。
@聽完我的說明後,我們對坐著,一陣靜默。

良久,妹妹一言不發,跑進浴室去,裏面傳來蓮蓬頭沖水的聲音。我仍坐在
她房內發呆,考慮著待會兒是否真要照我同學的建議做。

以護理人員的角度,她當然建議到醫院去,利用醫院的真空吸引器或一些小
道具可以輕易取出陰道內的異物。但如果要DIY的話,也不是沒有辦法,但切
忌用手指去掏,否則只會愈推愈深。可以把手指從肛門插進去,然後隔著陰道壁
將異物推出即可。

(各位這下可以想見我的尷尬和妹妹臉上的表情了。)

其實已沒有我考慮的餘地了,因為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辦法。更何況妹妹
都已經主動到浴室去洗屁屁了,可見她寧可讓我挖屁屁也不願去看醫生的決心。
看來我也只好尊重同學的專業。

我開始坐立難安,腦海中一直幻想著等一下的情形。妹妹小的時候,我最討
厭的苦差就是在幫她換尿布時要處理她的大便,還要幫她擦屁股。曾幾何時,那
個小菊洞已離我遠去,幫她處理屎尿的夢魘早已不復記憶。而今,在徹頭徹尾地
探索過她那成熟的小肉穴之後,等一下更要處置那污穢的菊洞,然而,心情卻完
全不是過去那種不得不做的不情願,而是完全相反的‧‧‧‧‧‧

就在我的思緒已不知飄到哪裏去的時候,妹妹從浴室裏出來了。她足足用了
洗一次澡的時間,下擺還沾得濕濕的。她不敢看我,只是羞赧地呆立在我面前。

我站起來,輕拉她的手,引導她到床上,擺出四肢著地伏著的姿勢。掀起她
的裙擺時,我先是一楞,然後是要很忍耐才能不笑出來。原來她裏面竟然又穿上
了一層內褲,這不是多此一舉嗎?罷了!她仍是這麼的清純,惹人憐愛。

那是件她平日慣穿的白色學生型內褲,鑲著有點土的花邊,很平凡,一點都
不性感。然而,包裹著她美好的臀部曲線,效果卻是不同。但令人發噱的是,拉
起她裙擺的同時竟然飄來一陣幽香,想是妹妹認為那裏是個臭穢的部位,特地灑
上香精之類的東西,意圖美化一下。

在我拉下她內褲的同時,她嘆了一口氣。我感覺到自己拉下內褲的手從她粉
嫩嫩的臀部肌膚上滑過的美好觸感,緊接著而來的,就是那粉紅帶點褐色的小菊
洞,就這麼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

如果我再停在那兒欣賞的話,我自知會控制不住淫穢的念頭,因此要就快,
我毫不遲疑地伸出右手中指就往洞裏鑽。「噢~~」她叫著,但因為有前面的經
驗,我這次不理會她,還是繼續我的動作。

一不小心我發覺她已經近乎全裸地呈現在我面前。怎麼說呢?因為她是趴著
的,寬鬆的下擺內,可以清楚看見美麗的雙乳。這兩點由於妹在家裏通常不穿胸
罩,平常看多了,根本不以為意,但在此時激動的心情下,感覺卻和平常大大不
同。紅艷的乳首,隨著豐滿的乳房搖動著,就像枝頭上的水果迎風搖曳、引人摘
取一般,竟是那麼的誘人!

我忍不住伸出左手來想去觸摸,幸好在半途中恢復理智而停下來,就近把左
手覆在她的下腹部,以掩飾剛才未完成的動作。

由於她肛門的括約肌一直收縮著,手指在洞外不得其門而入,我手上更加了
把勁。

「啊!」她的叫聲突然變大,其實根本就是慘叫:「哥!痛~~痛!停!」

我趕緊住手:「○○,放輕鬆一點啦。」

「不行啦!它不聽話,會不自主的用力。」

怎麼辦呢?

「哥,你可不可以先幫它擦一些潤滑油之類的東西?」

「對了!真是聰明的女孩。」我恍然大悟:「我竟然忘了這個步驟,以前的
‧‧‧‧‧‧教育影片都白看了!」其實我以前看過一片A片,男女主角在肛交前,要先
用凡士林塗在雞雞上,才能順利地插入。

「什麼?這個也有教育影片呀?」

「呃‧‧‧‧‧‧」我打個哈哈混過去。

我就近找尋可用的材料,剛好妹妹書桌上放化妝品的籃子裏有一罐面霜,應
該適用才對。

手指上塗了面霜後,果然稍一用力,突破了外面的關口後就順暢地滑入。妹
妹並沒有叫出聲,但從她的括約肌一縮一縮地擠壓著我的手指,我知道她正努力
地忍耐著。小菊洞比她的小穴緊了好幾倍,因此雖然順利,我仍很小心地步步推
進,終於把整只中指都插了進去。

我按照那個護士同學教我的,用指尖隔著直腸向陰道壁摳幾下,很輕易地就
發現裏面有異物。接著就彎曲著手指,隨著手指一點一點地退出,將它一點一點
地頂出來。

「出來了!出來了!」(不要誤會,我說的是橡皮擦出來了,而不是我那個
出來了。)橡皮擦已被我推到陰道口,很容易地就可以將它抽出。

這塊橡皮擦是圓柱狀的,怪不得筷子會挾不起來。大約如粉筆那般粗細,只
有不到五公分長。我這個天才老妹竟然拿這麼小的東西來自慰,才會一失手就掉
在裏面。

我們兩個心中都是如釋重負,妹妹更是耐不住一直緊繃的情緒,咕咚一下軟
軟地趴到床上。

我在她身邊坐下,伸手輕撫她的臉頰,本來想用右手的,伸到一半才發覺中
指上還油油滑滑的,連忙改用左手。我在上面輕輕捏兩下,道:「看你下次還敢
不敢?」

「哎!不敢了。」她抿著嘴笑,一副全身乏力的表情。

我想到自己手指上滑滑的東西,除了面霜以外,恐怕還有她的‧‧‧‧‧‧

「喏!你聞聞!」我把手指伸到她鼻子前,想要逗逗她。

沒想到她躲都不躲,反而伸出手來,一把將我的中指握住。她閃動的雙眸直
視著我,輕聲道:「哥,謝謝你。」


我什麼都沒說,只是報以微笑。除了享受彼此之間彌漫著的一股溫馨之外,
也為了自己把持住了、沒有做出麼矩的行為而慶幸著。


 [ 回禁忌话题首页 [ 所有跟贴 ] [ 加跟贴 ] [ 推荐朋友 ] [ 打印 ] [加到个人书签]


Checkuserid
Copyright ©1998-2006 AVCoo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