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趣
美人风姿 禁忌话题 性趣十足 秘密花园
 [ 回禁忌话题首页 [ 所有跟贴 ] [ 加跟贴 ] [ 推荐朋友 ] [ 打印 ] [加到个人书签]
(獸交,不喜勿進)狗操愛妻  
文章来源: uu2008-06-29 11:57:51 本文已被阅读:

狗操愛妻
作者:愛妻人
狗操愛妻(01)
  我和老婆在看到了一篇關於人與獸交的文章,當時我們都不太敢相信。也許是好奇心在作怪吧,我真的在此後的一個星期日從寵物店買回一條黑白花紋的歐洲名狗,當時雖然沒有對我老婆說明原因,但她知道我的真實用意。
  在此期間,我和老婆又陸陸續續看到了許多有關女人與犬、驢、馬性交的文章,並且還相互討論,有時還爭得面紅耳赤,主要是老婆不相信動物真能配合女人完成性生活,她覺得驢子和馬的陰莖都很大,根本不可能進入陰道裡面。
  在經過我一年多的精心調養後,到去年4月份時,那隻歐洲名犬已經是一條非常通人性、身長有135公分的大花犬了。由於到了狗的發情期,牠不時將自己的陰莖伸出來舔,但我發現牠的陰莖並不像文章上寫的那麼大。
  一個星期六的晚上,老婆和我早早的洗澡上了床,這時,我用挑戰的口吻對老婆道:「你不是不相信狗能與女人幹那種事嗎?我們不妨今晚上試一試。」
  老婆假裝生氣:「你養狗的目的是把自己老婆來當試驗品呀?」雖然嘴裡這樣說,但心裡的那股好奇心還是驅使老婆答應了我的要求。
  我們倆給狗洗了個澡,並且還將狗的陰莖用沙威隆進行清洗。用吹風機將狗兒烘乾完了後,老婆慢慢地給狗的陰莖打手槍,沒想到狗的陰莖在老婆的刺激下很快變得又長又大,真像文章裡說的那樣了。
  我讓狗來舔老婆的雞歪,但牠很不配合,只輕微的舔了幾下就走開了。也許是老婆身上衣物沒有全部脫去的緣故,老婆起身脫得一絲不掛,又躺在沙發上,但狗還是不來舔她的雞歪。
  最後我只好用潤滑油塗遍老婆整個陰戶和狗的陰莖,然後讓老婆像狗一樣爬在地上,翹起屁股,露出陰戶。我牽引狗的前身伏在老婆背上,用手引導著狗的陰莖插入老婆的陰道裡面。老婆感覺到狗的那條陰莖又大又長,慢慢滑入她的陰道裡面,使整個屄都被填塞得相當充實,並且牠在我的引導下慢慢地抽送起來,但並不是一進入就快速地抽送。
  因為性交方法上有問題,大約只有五分鐘,老婆的背部就承受不了狗的體重了,同時她感覺狗的陰莖在變大,塞得陰道裡很脹,並且狗抽送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老婆讓我把狗從她背上攆了下來,沒想到狗的身體是下來了,但牠的陰莖卻是有點費力地才從老婆的陰道裡面退了出來。
  我樂呵呵的對老婆笑道:「怎麼樣,看來狗真的能夠和女人打炮呀!感覺如何?說來聽聽。」
  老婆不好意思的道:「你看的狗雞雞就知道了,像是一棒錘的大肉棒,與男人的就是不一樣!」
  經老婆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拍著腦袋道:「對了,還真的想測量一下狗的雞巴有多大多長。」
  經過測量,老婆才知道那根剛才插到她陰道感覺發脹的陰莖有22公分長,前端部份直徑有5公分,上半部份有5‧5公分,接近根部有4‧5公分,怪不得老婆的陰道狗被幹得有點吃不消呢!
  之後,老婆沒有讓狗的陰莖再次幹入她的陰道,因為老婆還需要多做一些準備,所以那晚老婆只是在我的幫助下初次嘗試了與狗的交配。
  第二天晚上,我悄悄對老婆說道:「今晚我們再來試一試和狗狗幹炮,好不好?我好想看一看妳與狗相幹的全部過程!」
  「好呀,等以後我習慣了,就只與狗過性生活,你可不要後悔喲!」老婆嗔笑道。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同上次一樣,把狗的全身洗乾淨,然後對狗的陰莖用沙威隆消毒,並在狗的陰莖上塗了許多潤滑油。
  這次老婆吸取了上次與狗性交的教訓,在身邊各放了一張大方凳,老婆趴跪在兩張方凳的中間,這樣狗的上半身就不用伏在我老婆的背上了,並且老婆也自由了許多。
  在狗狗的四隻腳戴了護套防止被狗爪子抓傷後,準備工作完成了,老婆趴著準備讓狗幹。看到這淫景,我忍不住脫了褲子,挺起我的陰莖,往老婆的穴穴裡先幹了進去,並大力地插送著。
  狗狗好像很興奮,一直在身邊打轉,老婆笑說:「你呀,與狗狗爭穴幹。」我說:「那得先讓我享受,然後才輪到狗狗幹。」
  我插了一會,將陰莖抽出了老婆的陰道,狗狗過來舔老婆的穴穴,把老婆舔得好舒服。狗狗要來舔我的陰莖,我不敢讓牠舔,怕牠舔得興起,把我的陰莖當熱狗吃了。
  我讓狗狗騎在老婆身上,然後為牠校準炮位,但狗仍需在我的幫助下才能將牠那根碩大的陰莖成功插入老婆的陰道裡。
  由於這次有了上次的經驗,也有足夠的準備措施,所以狗的陰莖很容易地就完全插進入了老婆的雞歪裡,並且牠也主動地抽插起來。老婆也配合狗狗的動作扭動起屁股,迎合牠的抽送。
  老婆只感覺到陰道無比的充實,充實得有點酸脹,隨著狗雞巴的不斷抽插,陰道及其週圍漸漸湧起一陣陣令人興奮的快感,特別是牠陰莖附近的毛磨擦著陰蒂,更是說不出來的舒服和騷癢,老婆已感覺到陰道在分泌大量的淫水了。
  狗的陰莖也越來越發燙,牠在用力地朝老婆的體內衝刺,我在旁邊驚叫道:「哇!這麼長的狗雞巴都全幹進去了,妳爽不爽?」
  老婆有點語顫:「很舒服……真的很舒服……比起你的雞巴不知要舒服多少倍。」
  我有點醋意道:「不會吧?難道這麼多年我還沒有把妳弄舒服?妳是不是太淫蕩了?不過也沒有什麼,總算滿足了妳的一個心願。」
  「是好奇心吧!你沒有把我當成是你的妻子呀!」老婆不好氣地嗔罵。
  「這可是天大的冤枉,我辛苦一年多照顧愛犬,還不是最終為了妳來享受!在沒有和狗性交之前,妳不是說不能幹嗎?現在事實已擺在眼前,妳還有什麼說的?妳答應了的,得儘量滿足狗的需要了。」
  是啊,只是討論時的一句氣話,還當真了。不過我知道老婆是絕對不會計較的,所以老婆就笑道:「好呀,我以後就只和狗相幹了,我不要你幹我了。」
  老婆和我邊說話,邊享受著狗雞巴的抽送,我也在旁邊仔細地觀看,看得我也哈得很,我的陰莖挺得硬梆梆的,真想插幾下老婆的穴穴。
  與狗性交真是刺激,比看A片要刺激多了!狗雞雞的前端已頂至老婆的子宮口了。
  經過近二十多分鐘的交配,老婆達到了好幾個高潮,並且老婆說腰部都酸軟得受不了。況且感覺到狗的陰莖在她陰道內越來越大,老婆怕它射精後把陰道弄痛,就對我說道:「我不行了,太累了,先把狗牽開吧!」
  我用手把狗的陰莖慢慢從老婆的陰道裡往外拉,快到陰道口時,老婆對我說道:「慢點,我感覺陰道口好脹。」同時狗也「汪汪」的叫了起來。
  等我把狗的陰莖全部拉出來時,哇靠!好長的一大條,紅紅的、濕淋淋的,還一直滴著淫水。
  老婆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我此時卻大叫道:「妳快看,狗的陰莖比那天測量的還要大!」
  的確,那狗的陰莖前端比上次測量時要大許多,這也就是說牠快要射精了,這讓我暗自高興起來。
  「反正牠要射了,妳就讓牠射進去吧!」我鼓勵著老婆,不由分說又把狗陰莖幹回了老婆的陰道裡。
  「你好壞,你要讓我生狗兒子!」老婆嬌呼了一聲,興奮的表情洋溢到了臉上。
  就在這時,狗兒弓著身子射出大量的精液,狗精穿過老婆的子宮口,「咕嘟咕嘟」的灌滿了老婆的子宮,連老婆的陰道內壁都被白色的漿液糊了厚厚一層。
  十幾分鐘後,碩長的狗雞雞終於慢慢從老婆的穴裡抽了出來,帶出一大沱的精水,往外流著,說誇張一點,還有一點像瀑布一樣,不知是老婆的還是狗狗的比較多。
  我看得受不了,把老婆一翻身仰躺在地上,然後把她兩腿分開,挺起我的陰莖就插進老婆的雞歪裡。有狗精的潤滑,一插就到底,真是太舒服了!
  插著插著,感覺老婆的陰道雖然比以前鬆了許多,但是也挺舒服的。老婆在享受著我的抽插,「哼哼……噢噢……」的叫著,插穴時「卜滋……卜滋……」的聲音好淫、好蕩。
  突然感覺老婆的陰道一陣收縮,我的龜頭也感到一陣熱浪的襲來,受不了,我在老婆陰道的深處射精了,老婆也同時達到高潮。
  我趴在老婆身上享受著餘韻,待我把雞巴抽出老婆陰道時,一股精水從老婆的穴裡流出灑了一地。
  經過這次痛快的交配後,老婆知道女人與獸交的感受了。從這之後,老婆在我的幫助下,每週六晚上都會與狗交配一次;慢慢地,狗也學會了舔老婆陰戶的技巧,交配動作也越來越熟練,使老婆在與牠的交媾中得到了更多的快樂。
  狗狗雖然每次都把精液射進老婆的陰道內,但狗精不會與老婆的卵子結合令她懷孕,於是老婆與狗性交時也不用怕牠射精了,可以隨時享受狗射精時帶來的快感。
  當然老婆與狗交配前,我必插一插老婆的穴穴,先過過癮再讓給狗狗姦淫,狗狗也習慣了在一旁輪候。
  老婆很喜歡我和狗狗的輪姦,很淫蕩吧?各位先生、女士,你們若有與狗狗交配經驗的,不妨也寫出來讓大家分享;沒經驗的可以幻想一下下,那樣也是很過癮的。
  不過由始至終,我還是不敢輕易嘗試讓狗舔我的陰莖,我深怕一個不小心,陰莖被狗狗當熱狗咬斷。老兄,你敢讓狗狗舔你的陰莖嗎?

             狗操愛妻(02)
  老婆白皙的皮膚、絕佳的身材,我不禁萬分滿意。我老婆是屬於那種典型的台灣美女,尤其是她那迷人的小穴,雖然結婚已經三年了,還是那麼緊窄,她的乳房,是那麼的柔軟而富有彈性。每次跟她做愛,我都非常興奮,看著這樣一個美女在自己身體下輾轉呻吟,以及每一次做完愛後看見她那淌著我精液的陰道,我都感到萬分滿意。
  有人說醜的老婆才捨得讓她給狗狗幹。老哥啊,非也!非也!人不分貴賤,都是人;淫不分美醜,都愛淫。愛淫是天性,只是現在的飲食男女,飽暖之餘追求另類的刺激,您就當見怪不怪吧!
  老婆與狗狗相幹已成了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老婆與狗狗相幹的時候,我一定會在一旁控制狗狗陰莖插入的深度。因為狗狗陰莖的構造和人不一樣,狗龜頭並不大,但長長尖尖的,插到老婆的陰道後,那尖尖的龜頭會伸進老婆的子宮頸內,騷著子宮的底部,我想那可能是她快速達到高潮的原因之一吧!
  但狗陰莖根部的部份,在狗狗興奮的時候會腫得很大,如果一個不留神讓他全幹進去了,那個腫大的部份就會卡住了陰道口,大概是小陰唇的部份吧,那可「代誌大條了」,它會把陰道給鏈住,要拔開可不容易。若強行拔開,陰道壁會受傷,而且會粉痛,沒辦法了,只好和狗狗繼續幹著,等狗狗射精爽快後才會消腫,狗雞雞自然就溜出來了。
  我老婆就曾因狗雞雞插入得太盡,被狗狗鏈住了好幾次,屁股和狗狗的貼在一起無法分開,害得我笑到躺在地上翻滾,笑到流淚。最好笑的是她邊和狗狗幹著,邊把身子挪著去接電話,那個又慘又淫的樣子,夠你去想像的了。
  我的陰莖不敢給狗狗舔,怕被狗狗給當點心吃了,有人敢給狗狗舔,哈哈!說是給小狗舔,我想那應該是剛斷奶不久的小狗,狗狗把陰莖當奶頭吸,哎呀!那可是另類的玩法,高啊!家裡有小小狗的朋友不妨試試看爽不爽,然後告訴大家,不過,若陰莖有個三長兩短,先說好,可別怨我。
  話說這個月中,就是四月十二日那天,我和老婆到新天地吃老婆同學小莉和理查的結婚回門酒,席間碰到了多年未見面的小高。小高的老婆麗娟是我老婆的同班同學,長得很標緻,身材不輸給我老婆,我始終對麗娟不敢有非份之想,畢竟,朋友妻,不可欺也。
  老婆和麗娟一見面就擁抱在一起,好親切,兩人拉到一邊訴說著這幾年離別後的林林種種……小高是我同年不同班的同學,在校時可算是拜把的兄弟,一起把馬子、上網咖,好事、壞事都幹過,我和小高時常兩人共玩一個妹妹,然後費用就公家出,有句話說「請東請西,沒郎請雞歪」,是道理也。
  和小高聊著近況,小高說原來四年前他開了一間鞋類的大廠,賺了很多錢,誰想後來台灣的政治粉爛,查稅又查得兇,工廠加速外移,他的工廠沒事頭,就收了。後來被人請去做鞋廠師傅,鞋廠在深圳,半年可回台灣半個月,吃了這喜宴後,馬上就要趕往機場,搭飛機到深圳。
  我對小高說:「難怪這幾年都沒你的消息了,大陸現在流行什麼『沙士』、『可樂』的,小命要緊,千萬別去。」
  小高說:「不去怎麼辦?台灣賺的不夠開消,還要繳貸款,股票又栽了好幾百萬。」小高說,這次不準備讓麗娟跟他回大陸,怕得到「沙士」,萬一他若有閃失,要我好好照顧麗娟,畢竟我是他可信賴的人啊!
  酒席間就仿若一離別宴,這一別往後未卜,我和小高拼命地飲著酒。麗娟的心情也不好,也隨我們一杯接一杯的藉著酒精麻醉自己,大概是最好的解脫吧!
  東拉西扯、喝著喝著,喜宴也結束了,小高要搭車往機場,說把麗娟交給我了。我也快醉了,麗娟也差不多全醉了,滿臉紅咚咚的,於是我扶著麗娟坐在車的後座,車就交給老婆開。
  車駛離了新天地,小高坐前座,老婆先把小高送到朝馬站下車,我囑咐小高說:「每天多吃大蒜可預防『沙士』。」
  與小高道別後,本想先送麗娟回家,老婆見麗娟醉成那樣,放心不下,認為先將麗娟送到我家,等麗娟酒醒後再說。麗娟就這樣趴在我的肩膀上,醉著、醉著……還好老婆沒有醋意。
  聞著麗娟身上發出的體香,我也忍不住將麗娟摟著。忽然之間我屁股感覺真皮座椅那邊傳來一陣濕濕熱熱的,我想大該是我偷撒尿,摸一摸褲襠,沒有啊!嘿嘿嘿……是麗娟偷撒尿!也難怪,她醉得不省人事,尿失禁也情有可原。
  我把情形告訴了老婆,老婆也莫可奈何,說:「到家再說吧!」
  好不容易到了家,一進門我們家的狗狗就往老婆的身上撲,股還一拱一拱的,看來又有春心了。也難怪,老婆與狗狗交配那麼久了,終究會有感情的。
  我扶著麗娟往我們的臥室走去,麗娟還「茫舒舒」的不省人事,我把麗娟往床上放好,叫老婆過來,說:「麗娟尿褲子了,妳來把她內褲脫下洗一洗,晾乾吧!」
  老婆對我說:「你不敢脫她內褲嗎?看你們親熱的樣子,真是假正經!」
  我說:「不是不敢,是不想趁人之危,佔她便宜。」
  老婆終究是將麗娟的三角褲給脫下,然後往浴室走去,準備洗她內褲,吹乾後好給她穿上。我褲子也濕了,也要準備洗個澡,換下浸過尿的褲子。我家有兩套衛浴設備,因此我和老婆一人一間的洗著。
  這時的麗娟穿著裙子,內褲被老婆脫了,下身光著,誰知麗娟醉夢中一個翻身,剛好屁股擱在床沿,兩腳垂在地上,穴穴露在外面被我家的狗狗看到了。我家狗狗很熟悉這種場面,不由分說就過去舔麗娟的穴穴,麗娟在醉夢中忽然覺得下體一陣刺激的舒服,跟著屁股就浪了起來,醉夢中也沒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大概是認為小高又回來,要搞她吧!
  狗狗一面舔麗娟的陰戶,狗雞雞不時一點一點地往外伸出,不一會兒,狗狗的龜頭就露出來了,牠一下子往麗娟的身上搭了上去,屁一拱一拱的要幹入麗娟的小穴。
  狗雞雞這時伸得很長,想往陰戶裡捅,但捅了幾十下就是沒能捅進去,要想狗狗靠自己捅進去確實很難,大概要用或然率、或機率來算計,其中獎率大概比四星彩、前三彩、後三彩、前兩彩、後兩彩還難,或者說跟本不可能捅進去,不像我幹我老婆那樣,龜頭對準老婆的雞歪,屁股一沉就幹進去了。
  有時我用手扶著狗雞雞對著老婆的穴穴,還要對很久才捅得進去。狗狗確實很笨,也難怪,狗狗幹炮時不會低著頭看看自己的陰莖在什麼位置,只會屁股一拱一拱的蠻幹。
  狗狗在麗娟身上幹不到洞,也急了,前腳不停地亂踩,大概把麗娟踩痛了,麗娟兩腿往上一抬,剛好碰到狗狗伸著長長的龜頭要拱下去,說時遲那時快,一瞬間就幹進去了。麗娟突然身子震了一下,醉夢中感到陰道裡充實不少,大概在想:老公怎麼突然間這麼雄偉?
  狗狗插著插著,麗娟的淫水也流了不少,狗狗往麗娟的陰戶裡突然間一頂就不動了,狗雞雞在麗娟的陰道裡漲著、漲著……麗娟在醉夢中感到陰道被脹著,先是難受,然後是疼痛,突然間就醒了過來。

狗操愛妻(03)
  麗娟感覺被一團毛茸茸的東西壓著,陰道裡雖然脹得難受,但還是挺有快感的。這時醉酒醒了一大半,定神一看,一隻狗狗竟然趴在自己身上!便本能地用手將狗狗推開,這一推不要緊,狗的下身竟然和她的雞歪相連著!
  麗娟嚇了一跳,不禁大聲慘叫:「哇……嗚……救命喔!嗚……嗚……」
  我和老婆在浴室裡洗澡剛洗到一半,聽到了這聲慘叫,都以為發聲了什麼大事,光著身子就衝了出來,到了臥室門口一看,我和老婆都嚇得楞住了。
  麗娟一看到我們,馬上說:「把牠弄走!把牠弄走……」語無倫次的說著,接著感覺很不好意思,連忙企圖要把下身捂著。
  我說:「別不好意思,我們還不是脫光光的?我來看看,妳不要動。」
  我走過去看了一下,麗娟的雞歪被狗雞雞撐得好大,交配處的縫裡還淌著絲絲淫水。第一次看到麗娟的雞歪竟是這種場景,看得我的陰莖也不禁向她肅然起敬。
  我把狗雞雞試著往後拉了拉,哇靠!幹得好緊,想不到小高要我好好地照顧他老婆,這下子竟被我家狗狗先照顧了!
  看樣子麗娟的雞歪是被狗狗給鏈住了,短時間要分開並不容易,老婆趕緊走到麗娟的身邊向她解釋著……
  麗娟知道這一切後說:「你們幹的好事,竟然把我也給拖下水。看我這狼狽樣,真是羞死人了!不過給狗狗幹還是第一次,挺舒服的,還是逆來順受吧!」說著說著,麗娟的屁股前後搖動著打起了浪,享受著被狗雞雞幹的快感。
  看樣子,麗娟的淫興還跟我老婆有得比,而且見到麗娟被狗幹的淫樣,我的陰莖已經翹起很久了,我看到老婆的陰道口也是濕濕的,於是跟老婆說:「老婆呀,我看得受不了,妳的小穴讓我插個兩下子吧?」
  老婆說:「討厭……」說著便在麗娟身旁把兩腿打開,我快馬加鞭,挺著鞭就往老婆的洞洞裡給她幹了進去。
  哈了很久,終於有得發洩了,於是我的陰莖就在老婆的雞歪裡大起大落地抽幹著。麗娟被狗幹著,看到我和老婆相幹,屁股晃得更快了。
  大約十多分鐘後,狗狗的身子抖了好幾下,終於把狗雞雞從麗娟的陰戶裡滑溜了出來。本來我是在幹我老婆的,看到狗雞雞滑出麗娟的陰道,插在老婆雞歪裡的陰莖便不動了,靜靜地欣賞著麗娟。
  只見麗娟的陰道裡流出大股的淫水,狗狗下來後在麗娟的雞歪外聞了聞,舔了幾下便走開了。看到麗娟淫濕的雞歪,我受不了了,便拔出插在老婆雞歪裡的陰莖往麗娟身上撲了過去,挺著的肉棍就往麗娟的陰戶給搗了個全根盡沒,像美國攻打伊拉克的飛彈,一打就中了目標,神準啊!
  狗狗的精水加上麗娟的淫水,我嚮往的就是要幹這種穴穴,好幹、好淫蕩,又刺激、又爽!麗娟「哎呦」一聲,兩腿往上抬夾著我的屁股,使勁地往上頂,「哇……舒服啊!到底了……」麗娟被我幹得直哼哼:「呦呦……哦哦……」老婆在一旁看得發呆,忘了我是誰。
  我大力抽插著麗娟的雞歪,幹了不下千百下,感覺麗娟穴穴裡開始傳來一陣陣收縮,不斷蠕動著……突然一股熱液包住我的龜頭,不行,受不住了!我將一股股的精液往麗娟陰道的深處輸送著……輸送著……麗娟全身一陣痙攣,然後就軟趴趴的兩手一攤,不動了。
  完美的性交,愉快的享受,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啊!
  小高啊,可能你現在還沒有到深圳,我已經把你老婆照顧到了,感謝我吧!

             狗操愛妻(04)
  我與老婆和狗狗的生活圈裡,現在又多了麗娟來加入。
  那天麗娟在我家被狗狗幹完,然後又被我端了以後,老婆似乎沒什麼不悅,只是說,那樣太便宜我了。
  這一個星期,我也大享齊人之福,老婆和麗娟輪著讓我幹,不過我發現,這兩個女人比較喜歡讓狗狗幹,沒被狗幹到的,才勉為其難地讓我幹。狗雞雞比我的陰莖大,而且又長又粗,當然我是站在下風了。
  麗娟被狗幹了以後,吃到甜頭,說:「一天沒有被狗狗操一操,好像感覺那裡空空洞洞的,感覺也怪怪的。」
  麗娟要和狗狗幹炮時,我扶著狗雞雞控制插入的深度,怕一個不小心,麗娟的雞歪就被狗狗鏈住了。麗娟好幾次都說不用我幫忙,她自己用手托著狗雞雞就好了,後來我才知道,麗娟不但喜歡被狗狗幹,而且超喜歡雞歪被幹時讓狗陰莖鏈住的感覺,她說那樣好有充實感。
  我老婆和麗娟最大的不同處就在這裡,她深怕一個不留神被狗狗鏈住,幹炮時始終不敢讓狗狗把雞巴插盡,所以不能放心開懷地和狗狗玩,可見各人有各人的口味,每個人的口味、喜好都不盡相同。
  今天中午老婆接到小莉的電話,老婆很好奇地問:「你們新婚不是去渡蜜月了嗎,怎麼會有空打電話來哩?」
  小莉說:「哎呀!妳不知道啊,現在流行『沙士』,我和理查婚後都窩在家裡,哪兒也不敢去。窩了一個星期,好悶喔!」
  老婆問:「你們在家窩了一個星期,都在幹什麼?」
  小莉說:「還能幹什麼,還不是被他天天操得死去活來!不過操久了就感覺好像沒什麼意思了。」
  老婆說:「那可好……晚上到我家來玩吧,我們來研究看看有什麼新鮮的好玩的,或者是打打麻將,消磨時間也不錯呀!」老婆不敢跟小莉說和狗狗幹炮的事,深怕說了會被笑掉大牙。
  小莉說:「好啊!難得我們有很長的婚假,好吧,晚上我就和理查到妳家去吧!」
  老婆跟我說,新婚的小莉晚上要到我家來玩,我說:「好啊,我看我們先去大賣場買點吃的,小莉夫婦來才不失體面。」
  麗娟一直住在我家,這時正在午睡,本想邀麗娟一同到大賣場的,看到麗娟睡午覺,也不想打擾她的清夢,老婆說:「讓她睡吧,我們去就好了。」
  我和老婆逛了一下午的大賣場,還逛了好幾家,買了不少吃的、用的,還給狗狗買了一大堆的狗罐頭、維他命和袋裝的狗食,就差沒給狗狗買威而剛。
  逛累了回到家,太陽也下山了,進入家門一看,誰想到麗娟又和狗狗幹了起來,而且麗娟的雞歪又和狗狗鏈在一起了。我和老婆望了望,不禁發出會心的一笑,這個麗娟食隨知味,看來已欲罷不能了。
  麗娟一臉紅紅的說:「你們不要笑人家,人家會羞死!」
  這時有門鈴聲「啾……啾……啾……」傳來,哎呀!一定是小莉夫婦來了,這場面怎麼辦?

狗操愛妻(05)
  怎麼辦,還是要辦,我對老婆說:「我看還是先把小莉和狗狗請到臥室裡再說。」
  我抱著狗狗、老婆扶著麗娟,用爬的一步一步把麗娟弄進了臥室。狗雞雞仍卡在麗娟的雞歪裡,雖然一走一挪的,麗娟的陰道會疼痛,勇敢的麗娟怕被人恥笑,還是給她忍了下來。
  老婆開門後,小莉和理查走進來,看小莉和理查一副春光滿面、又恩又愛的樣子,想必他們新婚生活一定很甜蜜。
  理查是彰化人,本名叫李金豪,台語叫「你真好」。他去了一趟加拿大,回來後改名叫理查,目前在一家網路公司當經理。
  小莉穿著一件粉紅色半透明的襯衫,襯衫裡白色的胸罩看得很明顯,如果瞇著眼睛來看,就好像只穿胸罩,沒穿襯衫一樣,再加上她穿著一條白色極短的迷你裙,任何男人看了都會心動的。
  小莉夫婦坐定後,老婆搬出在大賣場買的零食,有豆乾、肉乾、夏威夷果等等,很多種請他們吃。東聊西聊著,小莉說要借個衛生間用用,當她解決完從衛生間走出來的時候,經過臥室門口聽到裡面有些聲音,還好像是狗狗的「嗚……嗚……」聲音。
  小莉很好奇,打開臥室門一看,見到狗狗趴在麗娟身上,她和牠的下部緊緊連在一起,不禁嚇了一跳,嘴巴張得大大的,半天都沒辦法合攏。麗娟見自己和狗狗交配被小莉看到,漲紅了臉,一句話都不敢說。
  我很清楚地知道小莉看到了什麼,於是走過去把她拉到客廳,說:「走……別壞了他們的好事。」接下來,我和老婆添油加醋地輪番向小莉夫婦們解釋著我們所發生的一切,從開始養狗狗、到妻子讓狗狗幹、我如何幹了麗娟,到現在麗娟對此樂而不疲,和狗狗幹到拔不開。
  我說得他們夫妻倆春心大動,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坐在沙發上也坐得動來動去,坐不安穩。小莉不時地摸摸頭髮、拿紙巾擦擦臉,兩腿翹起來,還不時換來換去,一會兒右腿翹左腿、一會兒左腿翹右腿。理查呢,不停地抽著紙巾擦著臉、擦著脖子。
  小莉紅著臉說:「我……我也好想試一試。」並轉過頭去看著理查有什麼反應。
  理查也是個很爽朗、風趣的人,看到大家的眼光都在看他,臉也快紅了,他說:「好啊……誰怕誰?烏龜怕鐵鎚!」
  聽到理查這樣回答,大家都笑了,包括理查自己。
  既然講開了,事情就好辦了,我跟小莉說:「走吧,我帶妳到臥室看看麗娟和狗狗是怎麼弄的。」小莉很不好意思地跟我進了臥室。
  麗娟在臥室裡和狗狗幹著,我們在外面講的話她都聽得很清楚,看到我和小莉進去,不會不好意思了,反而屁股故意扭著、浪著、哼者、唉著……狗狗看到我進去,也不斷地搖著尾巴。
  我攬著小莉,把狗狗和麗娟交配的地方撥開一點,小莉很清楚地看到紅紅的狗雞巴正在操著麗娟的雞歪。我的右手伸過去抱著小莉,把她放到我前面看著狗狗姦著麗娟,我在小莉後面不禁兩手揉著她的奶子,小莉沒有反抗,不動聲色地讓我揉著。
  小莉的奶子要比我老婆和麗娟要大許多,大概屬G罩杯吧!抱歉,我不是賣奶罩的,我對這個也不怎麼內行,我會用手揉、用嘴吸奶頭就不錯了。
  我把小莉襯衫的扣子一個一個地解開,然後把襯衫脫了,抱著仍在新婚的小莉,將我的頭伸到她腋下吻著她的奶子;兩手伸到小莉的背後要解開她的奶罩,但怎麼摸都找不到連接的地方,小莉笑了,原來解開奶罩的地方是在前面。
  小莉解開奶罩的同時,我順便把小莉的裙子、三角褲同時給她褪了下來,然後把全身赤裸的小莉放到床上,讓她躺在麗娟身邊,跟著把小莉的兩腿打開,頭埋在小莉的兩腿間,用舌頭舔著她的雞歪。
  一面舔著小莉的雞歪,我兩手往上搓揉著她的一對奶子,小莉被我舔得「哎呦……哎呦……」直叫。我的舌頭在小莉最敏感的陰核週圍來回打著圈,小莉的叫聲愈來愈大,屁股不停地扭動著,兩手一直推我的頭。
  她越是推,我就越頂著,舌頭不時地圈繞著陰核舔,又不時地用舌頭伸到她陰戶裡攪動著。
  我怕小莉叫得太大聲,給外面的兩個人聽到,一個是我老婆,一個是理查,給他們聽到不曉得會怎樣,於是我放開小莉,快步走到臥室門口看看。
  我見到理查和我老婆已脫得光溜溜的,理查坐在沙發上,老婆則面對著理查騎在他的腿上,兩手扶著沙發椅背,用自己的雞歪套著理查的陰莖,一上一下地在套弄著。
  好傢伙,這兩個狗男女竟然那麼快就幹上了!於是我走回臥室,挺起陰莖,把小莉的兩腿打開,龜頭對上了她的陰戶,屁股一沉,我的陰莖就幹進了小莉的肉洞裡。
  回想起兩個星期前去吃小莉的喜酒,當小莉和理查來敬酒時,小莉穿著一套半透明的禮服,打扮得窈嬌美麗,尤其是胸前那兩粒奶子,大大漲漲的,看得我兩眼發直,真想揉她兩下,現在不但揉到了,也舔到了,還幹進了她小穴,真爽啊!什麼好事都讓我碰上了。
  我還要感謝『沙士』,因為『沙士』流行,他們夫妻倆不敢出去旅遊,所以我才有機會幹到小莉,以我的觀點來看,這個『沙士』要變成『可樂』啊!
  小莉是新婚,陰道還沒被常操,插進去的感覺真好,緊緊的,夾得我有點受不了,趕緊放慢速度慢慢抽插,享受著小莉雞歪帶給我的快感。
  插著插著,不知道什麼時候,理查抱著我老婆來到了臥室,老婆掛在理查身上,四肢像八爪魚一樣抱著理查,下面的陰道還套著他的陰莖。理查把老婆一拋一拋的走著,陰莖便在我老婆的肉洞裡操來操去,老婆的雞歪肉被理查的陰莖幹得一會翻出來、一會兒凹進去。
  老婆看到我,覺得很不好意思,一臉紅咚咚的;其實我還不是一樣,在幹著理查的老婆,彼此交換著幹,誰也沒吃虧。不過我比較佔一點便宜,終究我幹的是人家新婚的妻子啊!
  我家的床很大,麗娟和狗狗在一旁幹,我把小莉的身子挪到了床中間,還有一邊是空的。
  我對理查說:「來吧,到這邊玩吧!」
  理查把我老婆放到小莉的身邊,對著我老婆的雞歪就大幹特幹、大抽特抽了起來;我也對著理查的老婆小莉,陰莖在她雞歪裡大幹了起來。理查幹我老婆一下,我就跟著幹他老婆一下,一時間整個臥室裡,打炮的「卜滋……卜滋……」聲、女人被幹的「哎呦……哎呦……喔……喔……」聲此起彼落,有夠淫蕩的。
  看著自己的老婆被別的男人幹著,然後自己在幹著別的女人,好刺激噢!
  老婆被理查幹得快受不了,頭晃來晃去,我知道,她快高潮了。這時狗狗的陰莖從麗娟的雞歪裡退了出來,一堆精水從她的陰道裡流了出來,看著麗娟的雞歪,我好想上去幹,而且看到老婆快不行了,於是跟理查比了一個手勢,意思是要他來幹小莉。
  理查點點頭,把我老婆放到一邊,狗狗立即過來舔著老婆陰戶裡的騷水。我把插在小莉雞歪裡的陰莖拔了出來,插進了麗娟的雞歪,理查也抽出插在我老婆體內的陰莖,插進小莉的雞歪裡,一時之間又是另一個新局面的開始。
  這樣幹了一會,理查說他也想試一試幹麗娟的滋味,於是我和理查同時拔出了陰莖交換著幹,我再幹著小莉,理查則幹進麗娟的肉洞裡。理查是第一次幹麗娟,所以也幹得特別賣力。
  我在小莉的雞歪裡抽插了五、六百下,感覺龜頭一陣衝動,控制不住了,便猛力地抽插了幾下,在小莉屄裡的深處射精了,我的陰莖插在小莉的屄裡不忍拔出,就趴在小莉的身上睡了。理查沒又多久也將精液射入了麗娟的陰道,也隨著我趴在麗娟的身上睡了。
  小莉夫婦那晚沒有回去,都是跟別人幹著睡,我的陰莖一直插在小莉的穴穴裡,雖然陰莖久久不插會縮小,但我的龜頭仍對著小莉的雞歪。半夜醒來看到了小莉,我的陰莖又在小莉的穴口逐漸漲大,於是把陰莖又幹進小莉的雞歪裡了。就這樣,一晚我醒了好幾回,小莉也被我幹了好幾回。
  理查趴在麗娟身上幹著,麗娟太累了,就睡著任他幹。我看到理查半夜起來到浴室,回來後不插麗娟,卻往我老婆的穴裡插,他每上一次浴室,回來就換個穴插著睡。
  我們一直睡到隔天中午才起床,老婆做了一桌好菜,大家愉快地吃著。我把空調系統調到適溫,一點也不會冷,我們五個人吃飯的時候都是一絲不掛的。
  經過了這一夜,大家也沒有顧忌了,吃飯的時候,我逗著小莉和麗娟,一會兒摸摸小莉的奶子,一會兒摸摸麗娟的屁屁。理查也不甘示弱,也往我老婆和麗娟的身上猛吃豆腐,小莉也不時地用手套著我的陰莖玩來玩去,畢竟,看得到也要摸得到,摸得到也要吃得到,這才叫過癮,才是一種享受,您說是吧?
  這一餐就在打打鬧鬧、摸來摸去、嘻嘻哈哈中吃完了。
  到了晚上,小莉偷偷的和我老婆說,她想試一試和狗狗幹的滋味,老婆笑著說:「好啊!」
  狗狗休息了一天,已恢復回體力,我和老婆替狗狗洗個澡,用沙威隆消毒一番。小莉等不急了,很想快點,急急趴在凳子的中間露出雞歪,等候著狗狗把雞巴插進去。
  和小莉幹了好幾炮,我還沒有認真地欣賞過她的陰戶,這會得好好地欣賞欣賞。小莉的陰毛不算很多,比老婆和麗娟的都少,整個陰唇長得很平均,陰唇不很厚,比老婆和麗娟的都薄,最主要的是沒多操,陰唇的顏色仍是紅紅潤潤的,不像老婆和麗娟的雞歪,被幹得顏色都發黑了。
  看著小莉的雞歪,我的陰莖不由自主地翹了起來,心想給狗狗幹之前我先來享受一下。我舔了舔小莉的雞歪,然後將我的陰莖插進她的雞歪裡,插了一兩百下,老婆說:「好了吧,可以讓狗狗上了。」於是我拔出雞巴,把狗狗的雞雞對上了小莉的穴穴。
  狗狗看小莉被我幹時已經春情大發,一直在旁邊蹭來蹭去,狗雞雞也伸了出來,晃來晃去的還滴著淫水,我托著狗雞雞對準小莉的雞歪洞,狗雞雞一下子就幹進小莉的雞歪裡了,然後股一拱一拱的幹著小莉的雞歪。
  理查在一旁眼睜睜的看著說,他看了也哈得很,很想幹幾下小莉的雞歪,我說:「好吧,雞巴還沒被鏈住,沒問題。」就把狗雞巴給拉了出來,還好沒插得太深。
  理查一趴上去就挺著陰莖插進了小莉的雞歪裡,隨即像狗狗的動作一樣抽插著,大呼好爽。理查插了一會也過夠癮了,拔出陰莖說:「讓狗狗繼續插吧!」
  狗狗剛才插到一半被拔開,在一旁「嗚……嗚……嗚……」的低吼著,好像很不爽,這下子狗狗又有穴可插了,我趕快將牠的雞雞對上了小莉的雞歪。
  小莉的穴穴包裹著狗雞雞,狗雞雞不斷地漲大著,小莉被狗狗幹得「喔……喔……」直喊直叫。
  我回頭一看,老婆趴在地上,被理查也像狗交媾一樣的姿勢幹了起來,這對狗男女,簡直是人獸不分嘛!剛插過給狗狗幹過的小穴,現在又在幹我老婆的小穴,他媽的,跟畜牲有什麼分別?抱歉,我不罵了,因為我也是這樣,嘻嘻……
  我叫麗娟趴著,我也以狗交式幹進麗娟的肉洞中,賣力地抽插她的雞歪,一下子客廳裡的三對都在打炮,客廳裡有舖地毯,打起炮來也很舒服。
  一會理查跟我比了個交換的手勢,我點頭還不到一半,理查就從我老婆的雞歪裡拔出陰莖,等著要幹麗娟了。我的陰莖一抽出麗娟的雞歪,理查立即閃電式的就插進了麗娟的雞歪裡,配合得天衣無縫,大概連麗娟都沒察覺又換個陰莖插入她的洞洞。
  我過去把老婆翻了過來,用正常體位插她,因為我覺得插來插去,還是正常體位打炮最舒服。我和理查過一會兒就交換著插,插到兩個女人舒服得上了天。
  小莉的雞歪終於和狗雞巴鏈在一起了,她屁股前後搖動著,哼著:「喔……喔……太好了……漲得好……漲得好……太有充實感了……」
  我的雞巴幹著麗娟,眼睛卻注意著小莉,準備等狗狗幹完了小莉後上去補她一炮,狗狗幹完後的小穴濕濕的、水水的,最好插了。
  理查在我老婆身上猛幹著,我看到理查在她身上猛插幾下就不動了,身體輕輕顫抖著,看來他是在我老婆屄裡射精了。
  理查的陰莖滑出了老婆的雞歪後,老婆的屄裡隨即流出一股理查射進去的白白精液,我馬上拔出插在麗娟雞歪裡的陰莖,往老婆的穴裡捅了進去。有潤滑劑的穴穴是我最想插的,一插就到了底。
  老婆陰道裡有理查的精液作滋潤,插得我好爽,插穴時發出的「卜唧……卜唧……」聲特別淫蕩、特別大聲、特別好聽,哎呀!我不知道要怎樣來形容。
  記得上歷史課時,歷史老師講了一段故事,中國有一個皇帝,生性好淫,哎呀……那個皇帝我忘了(知道的人告訴我),那個皇帝養了一群宮女,又養了一批宮男,性趣來時就叫那群宮女和宮男打炮給他看,皇帝就邊走邊看,如看到有性趣的,就把正在打炮中的宮男拉下來,換皇帝上去幹那宮女。大概我也有皇帝命,喜歡幹被別人幹過的小穴。
  不扯了,言歸正傳。理查在老婆穴裡射精後,走到他老婆小莉那,小莉正和狗狗交配著,理查撫摸著狗狗,小莉瞞害羞的。
  理查問:「舒服嗎?」小莉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狗狗看到理查在身旁,尾巴搖來搖去,狗狗這麼一搖,狗雞巴竟然從小莉的雞歪裡溜了出來,理查在一旁看到他老婆的穴裡流出一沱一沱的淫精,立即挺起那又翹起的陰莖往他老婆的穴裡幹了進去。哎呀!我注意很久小莉的雞歪,竟然被理查幹了。
  理查在小莉的穴裡大力抽插著,可能是太舒服了,不久也射精在他妻子的穴裡。理查真勇猛,連射兩回!
  看到理查玩完,我也忍不住了,趕忙拔出插在老婆穴穴裡的陰莖,往那被連射了兩次的小莉雞歪插進去。小莉的雞歪裡有狗精、人精,插起來感覺就是不一樣,因為太爽了,只插了幾十下我也將精水射進小莉的雞歪裡了。
  這一晚大家都玩得太爽了,我們五個人一起到浴室洗了個澡(我家的浴室很大),然後理查摟著小莉,我左擁老婆、右擁麗娟,大家都累了,先睡覺再說。
  第二天,麗娟給小高通電話,把所發生的事都告訴了她老公,小高說:「這樣也好,自己人玩在一起比較放心。」
  小高啊,真是好朋友,改天你從深圳回來,我一定雙手奉上我老婆,讓你操個夠!
  小莉和麗娟被狗狗操上癮了,不時地要讓狗狗操一操,當然,她們讓狗狗操時,大家難免又要來一場人狗大混戰。

 [ 回禁忌话题首页 [ 所有跟贴 ] [ 加跟贴 ] [ 推荐朋友 ] [ 打印 ] [加到个人书签]


Checkuserid
Copyright ©1998-2006 AVCoo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