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趣
美人风姿 禁忌话题 性趣十足 秘密花园

用絲襪來宣示對女體的主權(5-17)

来源: 2008-05-31 11:35:43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4223 bytes)
用絲襪來宣示對女體的主權
(十五)雅美蝶妹妹用口“叫”醒公主

翠欣,我的14歳胞妹兼幼妻美少女奴,把她那天真無邪的少女香軀脫得赤裸裸三點盡露,只穿著一雙肉色長統絲襪跪在地上,用雙手遮住自己的三點,哭著對我直喊“不要!不要!雅美蝶!雅美蝶!(註:日文中的‘不要’,可說是日本強暴SM類AV女優的‘口頭禪’。)”卻是苦苦哀求我不要不(也就是“要”)用我的雞巴姦淫她的淫穴(也就說,她哭著哀求我姦淫她!)。這麽大的反差,只怕沒一支A片的導演會想到。翠欣把她的冰雪聰明用在滿足我的淫慾之上,不是因為她淫蕩(因為她不會如此色誘別人),而是因為她全心全意的用她的靈與慾來愛我。看她如此梨花帶雨,我又怎能狠下心,不去姦淫、蹂躪她那含苞待放的香軀呢?就算我的腦子現在說不要,我的肉棒可不聽話,又搭起帳蓬來了。

我先悄聲問:“妳是要我強姦妳,還是要跟妳做愛?”翠欣聽得出這兩者的差別。她忽然尖叫一聲,身子拼命往後縮,雙手把她那對可愛的B奶和“淫穴縫”(她早已把恥毛剃光光)遮得更密,道:“不要!不要!雅美蝶!雅美蝶!”還好我的房間的隔音不錯,否則別說兩位媽媽會闖進來,連鄰居都會被驚動了。她這麽一演,我當然知道她要的是甚麽。

“雅美蝶”妹妹的演技那麽好,公主我可不能被她比下去。於是,翠欣有生以來看到我第一次獸性大發,搶到她的面前,抓起她的秀髮,刮了她的俏臉一巴掌,罵道:“閉嘴!妳這不知廉恥的戀襪女奴!”我把她的一頭秀髮往上拉,她吃痛而被迫站了起來,可雙手仍在遮羞(遮住她那美少女裸體香軀上的三點羞)。她的口中仍在“雅美蝶”個不停,可她又在即興台詞中加了料:“雅美蝶!……妹妹的香軀是陽具姐姐的!……不要!……妹妹的淫穴濕了!……雅美蝶!……奴婢就快被姐姐的大雞巴強姦了……”

我把翠欣拉扯到我的書桌旁,把她的上半身壓得趴在桌上,一雙被肉色絲襪裹著的美腿仍然著地。我早準備好一堆五個女奴剛才下午穿過並被靴子“焗”過的絲襪,取一條反綁她的雙手,兩條塞進她的嘴裏,一條套她的頭,一條蒙她的眼。翠欣在整個過程中不斷的掙紮,一雙絲襪腿也不斷的踢著,但其實她是一邊掙紮一邊迎合我的SM綑綁動作(否則她若要逃走,早就逃出房外了);而她口中念念有詞的“雅美蝶台詞”,也忽然被兩條塞嘴的絲襪給堵住,只能繼續口發嗚嗚聲。

我回到翠欣身後,翠欣的那一雙掙紮著的腿卻沒有夾緊,反而故意微張成15度角,足夠讓我清楚看到她的一縫加一穴。那一縫是我今天早上才第一次用我的大雞巴“光顧”破瓜的桃源仙洞,現在看來也跟她的雙眼一樣的在“梨花帶雨”,似乎連前戲都不用了,直接讓我插……一插……“直沒至柄”(我的柄就是蛋蛋)……哇!這陰道深處也太緊了!緊得令我的龜頭都痛了起來,以致我獸性更織……我的寶貝豈容得這個淫穴如此欺負我……再抽……再插……她也隨我進出的節奏嗚叫……

我竟能忍精不射達五分鐘,間中只換了一次姿勢--把她的上身扶起來,好讓我能在她的背後伸出雙手非禮她的B奶。翠欣在第四分鐘就逹到一次高潮(也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一根真的雞巴插出高潮,而非過去靠自慰),之後雖然還在配合演戲(演一個被剝光豬綑綁強姦的未成年戀襪少女),但我和她似乎心靈相通,知道她玩得盡興了(她似乎把這角色扮演強姦戲當成“色情版的家家酒”,也就是我和她的“康樂活動”),所以忽然把我的雞巴從她的淫穴裏抽出來,然後解開她的頭上和雙手的所有束縛,跟她深情一吻。

翠欣有點意外;她以為我會繼續“強姦”她到我射精為止。可她感受到了我心中對她的柔情,她也轉過身來,緊緊抱著我,用她的小香舌與我的小蠻舌交纏,把她的柔情蜜意加倍奉還給我。在咱倆深擁狂吻的過程中,她沒忘了用她的絲襪美腿摩蹬我的絲襪美腿,還曲膝擡起一條絲腿,先在我們兩具緊緊貼著的少女美肉之間尋找縫隙,用她的絲襪緊裹著的玉膝來摩蹬非禮我那仍然“玉樹臨風”的肉棒,之後又把一隻絲腳伸到我的後面,用她的絲襪玉趾來摩蹬我被絲襪裹著的大腿後面和香屁股。我柔聲說:“欣欣,我愛妳!”翠欣回答:“姐,愛妳!”

由於翠欣現在有一隻絲腳掛在我的背後,我忽然憶起了一個性交姿勢,於是叫翠欣把第二隻絲腳也擡起來掛在我的背後,使到她的一雙絲腿分別繞過我的玉臀兩邊,兩腳在我的玉臀下交叉。我用兩隻手捧著翠欣的玉臀支撐她的玉體,翠欣則抽出一隻手來握著我的肉棒,插進她的淫穴中。我開始用手指引她的玉臀一推一抽,而我自己的肉棒也隨節奏一插一退,使到肉棒在翠欣的私處中一進一出。她雙手環繞在我的後頸,跟我接吻了一會兒,然後她又開始亢奮,學著AV女優隨節奏淫叫。

接下來做愛的細節就不再詳述啦!十分鐘後,我倆已躺在床上搞“正常位”(我還不時擧起她那自吃完冰回家脫靴後就一直穿到現在的絲襪腳來嗅舔),她達到第二次高潮,而我也抽出陽具射在她的俏臉和B奶上。

我們兩個全身赤裸裸只穿著絲襪的“小妻妻”(不是小夫妻)在床上相偎相依。到了真的該睡了的時候,我拿出兩個手銬交給她(我現在沒銬她),交待了她明早七點鐘叫醒我的方法。這方法很有創意,翠欣聽了都羞紅著臉在竊笑。然後,我們緊抱在一起進入夢鄉。

第二天一早,我果然在大雞巴極度亢奮的狀態下,被翠欣“叫”醒了……

原來,翠欣把她的手機的報時功能調到早上六點五十分,並接了耳機戴在自己的耳朵裏面--因為她必須比我早起床,準備就緒後,用我指定的方法叫醒我(如果放一個鬧鐘,那我們倆會同時被吵醒)。手機通過耳機把她叫醒後,她可以先去尿尿、梳洗,然後回到床上用一條肉色絲襪蒙眼(仍能勉強視物)、一個手銬把自己的兩隻絲襪腳銬在一起、另一個手銬把雙手反銬在背後。然後,她必須用張開櫻桃小嘴“叫”醒我--不是說話,而是口含我的小雞雞給我口交(或腳交--也就是用絲腳“叫”醒我;但我昨晚選了口交),直到我因亢奮或甚至射精而醒轉。如果她“叫”不醒我,她的四肢就會這樣繼續被銬著,直到我醒來為止。

我睜開眼睛,翠欣看到了我,暫停口交,對我說:“公主姐姐,早安!”我對她淫淫一笑,說:“老婆妹妹,早安!”她問:“公主,要不要奴婢繼續給您口交?”我爬起身說:“不用了。留著點公主聖淫汁,等一下婚禮上用。”便解開翠欣,同她走進廁所。翠欣跪下來第一次要求當我的“聖尿壺”,我便尿在她的嘴裏,讓她舔乾淨,再由她服伺我梳洗。

我們進入其他兩間房放了其餘四個被綑綁的女奴,並“觀賞”她們尿尿後,確定蜜穴媽媽和陽具媽媽也已起床。我又被綑綁讓蜜穴媽媽扮護士在我的雪白的屁股上打一針賀爾蒙。

過後,翠欣和翠琳主動要求保持全身赤裸裸(只穿著一雙肉色長統絲襪)去廚房給大家準備早餐。在等待早餐的當兒,我們六個“女人”在客廳裏邊看卡通片邊閒聊。早上看卡通片是很平常的事,但不平常的是蜜穴媽媽繼續穿著那件超性感的護士裝和白絲襪、陽具媽媽仍穿著粉紅色半透明超短吊帶睡裙(裙底真空)和同色長統絲襪,而我和三個美少女奴則全身赤裸裸三點盡露只穿著肉色長統絲襪,並以絲襪套頭。

我心血來潮,藉口到廚房裏倒果汁喝,順手調戲裸體正在忙著弄早餐的14歳老婆兼二妹翠欣,和12歳的未婚妻兼三妹翠琳,摸遍她倆的可愛小乳房、香屁股、私處和絲襪美腿。她倆對我瞪眼嘟嘴,但像打情罵俏多於討厭,而且配合度還很高。例如,翠琳站在桌邊切麵包時,我開始去撫摸非禮她那被絲襪裹著的右大腿;她說了聲:“Arrrhhh!雅美蝶!討厭!”(翠欣剛才似乎跟翠琳耳語她昨晚的“雅美蝶”戲碼)然後把右大腿擡起來,曲膝把絲腳擱在桌旁的矮凳上……然後,她繼續切,我繼續摸,而且現在不必彎腰就能從絲襪大腿一路摸到絲襪玉趾。之後,我轉移目標,去摸正在打蛋的翠欣的雙腿之間的“淫穴縫”的時候,翠琳的腿又放下來,若無其事的繼續切麵包。

而由於我的始終那話兒始終保持“休閒”(下垂)狀態,走起路來,那“一根兩粒”就有點在蹦蹦跳跳,教我的兩個天真無邪的親妹妹不時斜眼偷看--是邊看邊幻想它勃起的狀態呢?還是她們真的是以天真無邪的眼神來欣賞這我有而她們沒有的(而且以前媽媽不準她們看,說看了會長針眼)的超可愛的“小小鳥”呢?

咱們就以原來的“服裝”(換句話說,我們六個未成年小美眉仍然全裸)圍桌吃早餐,少不了在台底下以絲腳互相非禮。飯後,待嫁的新娘子翠琳就上樓回去自己的閨房裏梳妝打扮了--從現在開始,我不能這位“淫穴新娘”,直到婚禮的那一刻。我目前唯一的老婆翠欣為我化“(陽具)新娘妝”,竟是因為我將在一小時半之後迎娶第二個老婆,也是我和她的么妹翠琳。而蜜穴媽媽則為詩儀、美瑩、美惟化妝。

一如昨天,為了製造臭絲襪做戀襪SM用途,除了穿“新娘裝”的翠琳外,咱們七女每人又剝得一絲不掛,每人各自穿了三層襪(裏層肉色連褲絲襪、中層肉色長統絲襪、外層半透明尼龍短白襪),再穿上各自的高跟靴。翠欣、詩儀、美瑩、美惟四個美少女奴穿著各自的露肩上衣和超短裙(裙長都在10吋以下)。我的“陽具新娘裝”則是深藍色後頸綁帶低V領大露背連身超短裙(背後的裙襬拉長的玉膝處,使裙子像一條燕尾服)、黑色高統靴(拉到大腿中間)、黑長統手套。我還在肉色褲襪底下多穿一條黑色蕾絲丁字小內褲,待會兒婚禮上用得著。

而“雙方家長”蜜穴媽媽和陽具媽媽(根本就是我和親妹妹結婚,所以“雙方”家長是同一對)的打扮也超辣。蜜穴媽媽穿上超性感的OL裝--黑色緊身OL長袖上衣(只在腰間扣鈕,大露乳溝)、黑色超短窄裙(只有10吋!)、黑色及膝靴;陽具媽媽穿上白色(布料上有桃花造型的繡花)無袖超短旗袍(更貼身,曲線比蜜穴媽媽更明顯)、白色及膝靴。蜜穴媽媽的黑裝,代表“陽具女方”家長(我現在是“有陽具美少女”,所以不能叫“男方”);陽具媽媽的白裝,代表“淫穴女方”家長(帝國外的世俗叫法是“女方”家長)。

一切準備就緒,我一個躲入廚房,喝著咖啡看報紙,一邊肅起耳朵傾聽客廳的動靜。根據我所設計的與翠琳的婚禮流程,四女奴在這時上樓進入翠琳的閨房裏“迎親”。翠欣命令穿著去年姑姑的婚禮上的花童裝(白色蕾絲燈欢绦涑?掏尥奕梗??咨?跻m帶和長統絲襪、白丁字小內褲、白蕾絲短手套、白色及膝靴的翠琳跪下,以白絲襪反綁翠琳的雙手。然後,四女奴把翠琳押解下樓到客廳。

蜜穴媽媽和陽具媽媽現在以“淫穴女方”家長的身份坐在客廳裏的沙發上。翠琳在她們面前盈盈跪下,算是出閣前向家長道別:“淫穴女兒翠琳,叩見蜜穴媽媽和陽具媽媽。女兒今天就要把12歳的美少女小香軀嫁給徐雯苓公主為妻,讓公主用她的陽具來給女兒開苞破處,把女兒天真無邪的小香軀改造成淫蕩好色的美肉。”蜜穴媽媽道:“琳琳,媽媽終於等到今天了,妳就要出嫁了。以後要聽公主的話,把妳那神秘幽香的12歳小香軀毫無保留的奉獻給公主,任由她非禮、綑綁、強姦、蹂躪、性虐、戀腳、戀襪。妳的玉體和絲襪美腿,不再屬於妳自己,而是屬於公主的。妳得為了讓公主逞她的獸慾和戀襪癖而活。知道嗎?”翠琳道:“女兒謹遵蜜穴媽媽的教誨。女兒定當用自己的裸體美肉和絲襪美腿,色誘公主非禮、綑綁、強姦、蹂躪、性虐女兒,任公主嗅舔吮吸女兒的絲襪美腳,決不辱沒徐家(此徐家是娘家)的門楣。”

蜜穴媽媽似乎也跟“雅美蝶妹妹”一樣會演戲,居然眼泛淚光,似乎捨不得女兒要出嫁,哽噎道:“乖女兒。媽媽沒白疼妳。妳安心出嫁吧!從今以後,妳就是徐家(此徐家是“夫”家)的人了。”

兩位媽媽分別舌吻翠琳一番,作為吻別後,蜜穴媽媽取了剛才扮護士時穿過的一雙白絲襪,其中一隻塞翠琳的嘴,另一隻套翠琳的頭。翠欣和詩儀扶起翠琳(手被反綁、口被塞、頭被套絲襪),押著翠琳出門,朝咱們的戀襪少女SM集中營(林中廢屋)走去。此行要二十分鐘左右,在暖洋洋的夏日早晨,穿著三層襪和靴子的女奴們正好可以“焗”第一輪臭絲襪。

我走進客廳,向兩位媽媽下跪--這回,兩位媽媽搖身一變,成為“陽具女方家長”。我說:“陽具女兒雯苓,叩見蜜穴媽媽和陽具媽媽。女兒今天就要以16歳的美少女小香軀,迎娶12歳的戀襪美少女性奴徐翠琳為妻,用女兒的陽具來給琳琳開苞破處,把琳琳天真無邪的小香軀改造成淫蕩好色的美肉。”蜜穴媽媽道:“苓苓,媽媽終於等到今天了,妳就要娶淫穴老婆了。以後要好好對待她,也就是毫無保留的奴役她那神秘幽香的12歳小香軀,全心全淫、地老天荒的非禮、綑綁、強姦、蹂躪、性虐她,還要戀她的腳、戀她的襪。知道嗎?”我說:“女兒謹遵蜜穴媽媽的教誨。女兒定當用自己的裸體美肉和絲襪美腿,去非禮、綑綁、強姦、蹂躪、性虐淫穴老婆,努力嗅舔吮吸淫穴老婆的絲襪美腳,把淫穴老婆調教成最戀襪最奴性的徐家小媳婦。”蜜穴媽媽道:“乖女兒。媽媽沒白疼妳。去把妳的戀襪媳婦兒娶過門吧!”


(十六)用絲襪來劃定公主陽具的勢力範圍

我們三母女起身到戶外林子裏慢跑以“焗”臭襪,但暫不去“集中營”,因為我暫時還不能見翠琳。而四女奴押翠琳抵達集中營後,便把仍然被反綁雙手、口塞絲襪、頭套絲襪的新娘子翠琳留在那兒(還另取長統襪蒙好翠琳的眼、綑綁她的絲腳)。被綑綁的新娘子翠琳性感無比的側躺在那張雙人床褥上等待她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接著,四女奴把自己剝得赤裸裸一絲不掛,交換絲襪和襪子穿,使每一雙絲襪/襪子沾上第二個美少女奴的汗臭與少女幽香。其中:

肉色褲襪:翠欣的褲襪給詩儀穿、詩儀的給美瑩穿、美瑩的給美惟穿、美惟的給翠欣穿
肉色長統絲襪:翠欣的長統絲襪給美惟穿、美瑩的給詩儀穿、詩儀的給翠欣穿、美惟的給美瑩穿
短白襪:翠欣的短襪給美瑩穿、美瑩的給翠欣穿、詩儀的給美惟穿、美惟的給詩儀穿

三層襪之後,四女奴又穿回靴子、頭套肉色絲襪。然後,在裸著上身,A或B奶暴露的情況下,四女奴出去再慢跑20分鐘。另一邊廂,我和兩位媽媽回家,在客廳裏脫下靴子及三層襪,也交換絲襪/襪子穿。其中:

肉色褲襪:我的褲襪給蜜穴媽媽穿、蜜穴媽媽的給陽具媽媽穿、陽具媽媽的給我穿
肉色長統絲襪:我的長統絲襪給陽具媽媽穿、陽具媽媽的給蜜穴媽媽穿、蜜穴媽媽的給我穿
短白襪:我的左腳的襪給蜜穴媽媽穿、右腳的給陽具媽媽穿;蜜穴媽媽左腳的襪給陽具媽媽穿、右腳的給我穿;陽具媽媽左腳的襪給我穿、右腳的給蜜穴媽媽穿

換好之後,我們穿回靴子,再去跑20分鐘。我似乎感覺到我的絲襪美腿和美腳,在一親蜜穴媽媽和陽具媽媽的腿和腳上“女人香”的“芳澤”。

四女奴回到集中營,再度剝光豬交換絲襪和襪子,使每一雙絲襪/襪子沾上第三個美少女的汗臭與少女幽香;而褲襪的褲襠部分當然也沾有三個美少女的淡淡的淫汁香氣。其中:

肉色褲襪:翠欣的褲襪(之前美惟穿過)給美瑩穿、美瑩的(詩儀穿過)給翠欣穿、詩儀的(翠欣穿過)給美惟穿、美惟的(美瑩穿過)給詩儀穿
肉色長統絲襪:翠欣的(詩儀穿過)給美惟穿、美惟的(翠欣穿過)給美瑩穿、詩儀的(美瑩穿過)給翠欣穿、美瑩的(美惟穿過)給詩儀穿
短白襪:翠欣的(美瑩穿過)給詩儀穿、詩儀的(美惟穿過)給美瑩穿、美惟的(詩儀穿過)給翠欣穿、美瑩的(翠欣穿過)給美惟穿

四奴仍頭套絲襪,兩點盡露,第三點在褲襪的包裹下若隱若現,到林子裏裸跑20分鐘。我和兩位媽媽也回家再換襪,使到每雙襪都終於沾上我們“母女”三人的美女汗臭與“女人香”。其中:

肉色褲襪:我的(陽具媽媽穿過)給蜜穴媽媽穿、蜜穴媽媽的(我穿過)給陽具媽媽穿、陽具媽媽的(蜜穴媽媽穿過)給我穿
肉色長統絲襪:我的(蜜穴媽媽穿過)給陽具媽媽穿、陽具媽媽的(我穿過)給蜜穴媽媽穿、蜜穴媽媽的(陽具媽媽穿過)給我穿
短白襪:我左腳的襪給陽具媽媽、右腳的給蜜穴媽媽;蜜穴媽媽左腳的襪給我、右腳的給陽具媽媽;陽具媽媽左腳的襪給蜜穴媽媽、右腳的給我。

這回,我和兩位“陽具女方家長”一同在家周圍又跑步了十分鐘後,才朝向咱們的婚禮地點--集中營走去。走到半路,離大路已遠,咱們才以絲襪套頭(配合衣裙顏色,我和蜜穴媽媽套黑絲襪、陽具媽媽套白絲襪),繼程。

四位第三次跑步的女奴必須比我們先一步回到集中營,打點一切。四女先把自己剝得赤裸裸一絲不掛,把所有剛穿過的褲襪和短白襪裝進不同密封塑膠袋裏,貼上穿過此襪的女奴的名字的標簽,但又交換長統絲襪穿:詩儀、翠欣、美惟穿過的給美瑩穿;翠欣、美惟、美瑩穿過的給詩儀穿;美瑩、詩儀、翠欣穿過的給美惟穿;美惟、美瑩、詩儀穿過的給翠欣穿。

詩儀仍當戀襪SM修女奴,負責主持婚禮,所以戴上修女黑白頭巾、長統黑手套、黑色無吊帶連身超短緊身裙;她還在肉色長統絲襪之外多穿一雙黑色蕾絲長統絲襪。然後,詩儀下跪,被美瑩和美惟以黑絲襪反綁她的雙手、一雙短白襪塞嘴、黑色膠布黏嘴、黑色及膝襪蒙眼。

仍被綑綁的翠琳所穿的白靴被脫下來,換上與她身上的婚禮花童裝相配的鑲假鑽白色高跟包鞋,然後被裝進兩層麻袋裏。翠欣取一條麻繩綁好麻袋口,繞過上面的橫桿,將翠琳連人帶麻袋吊在半空;麻袋上貼一個標簽:“待嫁的12歳戀襪SM美少女性奴徐翠琳小妹妹的天真無邪的處女小香軀”。從現在起至翠琳被解下為止,不論外面發生甚麽事,她必須在麻袋裏假意掙紮被綑綁的玉體和絲腿,而被短白襪塞著的小嘴須發出嗚嗚聲。

我們在婚禮前多加了一個儀式,牽涉到之前已嫁給我的所有女奴(目前只有翠欣一女)。這個儀式將會成為以後我們舉行婚禮時的固定程式。這時,翠欣仍全身赤裸只穿著長統絲襪、頭套絲襪,站在裝著翠琳的麻袋旁等待。而美瑩和美惟則褪去套頭絲襪,分站集中營正門兩旁,雙手放在背後,恭恭敬敬的等待我和兩位媽媽的禦駕--姐妹倆的站姿倒像是大餐館門口的女服務生,只是她們的“女服務生制服”是剝光豬只穿著一雙肉色長統絲襪。

我和兩位媽媽抵達集中營。美瑩和美惟盈盈跪下,齊道:“戀襪SM美少女性奴美瑩、美惟,叩見蜜穴媽媽、陽具媽媽、陽具新娘。”美瑩道:“奴婢姐妹倆將自己的未成年小香軀剝得赤裸裸,只穿著一雙絲襪,含苞待放的三點盡露,跪迎公主迎娶翠琳妹妹。”蜜穴媽媽道:“平身。”美瑩和美惟即起身,尾隨我們母女三人進入集中營。

營中的翠欣一見到我們,也踏上床褥向我們盈盈下跪,道:“戀襪SM美少女性奴翠欣,叫見蜜穴媽媽、陽具媽媽、陽具新娘。奴婢感謝陽具新娘公主在昨天先迎娶了奴婢,把奴婢綁起來強姦了奴婢,破了奴婢保留了14年的處女之身,把奴婢天真無邪的未成年少女小香軀改造成淫蕩戀襪的幽香美肉。奴婢恭喜公主今天又迎娶另一位美嬌娘,並恭請公主在婚禮的前一刻,先姦淫奴婢的淫蕩戀襪的小香軀上的三個小穴穴。”其實翠欣的後庭菊花仍是“處女之身”,仍未被我的雞巴插過。隨著這個儀式,我這14歳親妹妹的香軀上的最後一個處女穴,也將第一次被我這亂倫之陽具寵幸。

兩位媽媽坐在吊著的麻袋的後面的兩張椅子上觀禮,美瑩和美惟則跪在床褥兩旁。我先到一邊解開修女奴詩儀的蒙眼及膝襪和塞嘴的短白襪。詩儀雙手仍被反綁,站起身來主持這婚禮前的儀式。詩儀(她的名字取得好,與“司儀”諧音)道:“陽具公主大婚前姦淫妻奴三穴儀式,現在開始!恭請公主脫下絲襪和內褲,以至淫無上的陽具,姦淫戀襪SM美少女幼萋性奴婢翠欣的香軀。”

我上床褥以絲襪反綁翠欣的雙手,然後暫時脫下自己身上的連身裙,稍微拉下褲襪和小內褲,露出有點勃起的雞巴。詩儀道:“強姦淫嘴三分鐘!”仍跪著的翠欣道:“奴婢的淫嘴遵命!”張嘴開始舔吃我的雞巴,好讓它“快高長大”,大到可以讓她“深喉”。三分鐘後,詩儀道:“完成淫嘴強姦。現在,強姦胯下的淫穴三分鐘!”翠欣道:“奴婢的淫穴遵命!”她任我按倒於床仰臥,被我拉開一雙絲襪美腿。我跪在她的下體前面,把她的絲襪美腿拉直,將雙腳架在我的香肩上。我手握陽具,第三次插入我的14歳妹妹的淫穴,一插一抽,讓她隨著節奏模仿日本AV女優淫叫(櫻花妹叫春的催情功效,比起歐美的不知高出多少倍)。

三分鐘後,詩儀道:“完成淫穴強姦。現在,強姦後庭香穴五分鐘。”原本只需三分鐘,但翠欣的香穴仍是處女地,所以多給兩分鐘,讓翠欣有機會從初插的疼痛中適應過來並開始享受。翠欣道:“奴婢的後庭香穴遵命!”自行翻過身來,背朝天翹起香臀,雙腿張開,曲膝撐起香臀。本來她可採取狗爬姿勢,但她雙手被反綁,不能支撐起上半身,所以頭朝下按在床上。我在陽具上塗了潤滑劑,先以龜頭摩擦翠欣的肛門口,邊蹬邊緩緩插入。只插了一公分,翠欣便痛極大叫:“伊代!”她可是真痛,可還不忘使用另一句日本AV女優的口頭禪“伊代”(“痛!”)。我溫柔的緩緩往內插,哇!好緊!好緊!我忍不住便要射了,忙輕輕按了一下自己的蛋蛋,使之吃痛而把“整裝待射”的淫精硬生生“縮”回去。

翠欣還在:“伊代!……伊代!……雅美蝶!……伊代!……雅美蝶喲!……”我卻用力拍了翠欣的香臀兩下,厲聲道:“閉嘴!妳這不知廉恥的14歳戀襪SM美眉!自己脫光光讓公主我插三個洞,還裝模作樣的雅美蝶!我已經破了妳的後庭菊花的處女之身,妳就乖乖的讓我插……我插……我插插插……”翠欣還繼續伊代、雅美蝶,但聲調似從呻吟變成撒嬌式的淫叫。五分鐘後,詩儀道:“完成後庭香穴強姦!”我便即抽出肉棒,留著給今天的新娘女奴翠琳享用。翠欣轉身跪著向我盈盈拜倒,說:“戀襪SM女性奴及淫穴幼妻翠欣,感謝公主禦賜大雞巴,強姦亂倫奴婢淫蕩的櫻桃小嘴、下賤的淫穴,和天真無邪的後庭香穴。奴婢更要感謝公主奪走奴婢守了14年的後庭香穴的貞操。今後,不論公主迎娶多少個幼妻女奴,奴婢徐翠欣的幽香美肉,包括三個桃源淫穴和絲襪美腿,永遠都是屬於公主的!”

詩儀道:“三穴姦淫亂倫成功!恭請公主綑綁性奴幼妻翠欣!”我便把翠欣引到橫桿下、麻袋旁邊,用麻繩將翠欣綁成四蹄倒攢吊起。我完全脫下靴子、三層襪和丁字小內褲,我將丁小內褲塞進翠欣的嘴裏、昨天我穿過的一隻肉色長統絲襪完全塞進翠欣的陰道淫穴裏、我穿過的短白襪塞進翠欣剛被破處的後庭菊花香穴裏。然後,我又取了剛脫下的沾有我和兩位媽媽的一條褲襪和兩隻長統絲襪,套上翠欣的頭(也就是套三層絲襪)。詩儀道:“陽具公主把她的金枝玉葉的香軀所穿過的丁字小內褲、絲襪和短襪,分別塞進翠欣女奴的玉體上的三個淫蕩小穴,使翠欣女奴的三個可以被公主的陽具姦淫的騷穴,都充盈著公主香軀的女人香,象徵公主再次宣示對翠欣女奴的未成年美少女玉體的‘主權’。”狗狗四處撒尿劃定勢力範圍,而我就用我穿過的褻衣和襪襪來劃定我那矜貴的公主雞巴的勢力範圍。現在,赤裸裸只在腿上穿著絲襪並頭套絲襪的翠欣就吊在半空中,全身緩緩的轉呀轉的。她得像麻袋裏的翠琳,假意掙紮並嗚叫。

美瑩和美惟走上前來,服侍我為裙底腰部以下全裸的下半身穿上一雙長統蕾絲黑色絲襪、吊襪帶,又穿回我的高統黑靴。我走到詩儀面前,解開她被反綁的雙手,道:“修女奴,我要妳三點盡露主持婚禮。”說著,我伸手拉下她的連身窄裙,使她全身赤裸裸只剩下修女頭巾、長統黑手套、兩層肉色/黑色長統絲襪。詩儀下跪道:“修女奴婢詩儀感謝公主勞駕一雙禦(玉?欲?)手,為奴婢脫掉裙子,使奴婢成為三點盡露的淫猥小修女。恭請公主和戀襪SM美少女性奴徐翠琳妹妹行婚禮。”

美瑩和美惟將裝著翠琳的麻袋放下來,解開麻袋,把仍四肢被綑綁、塞嘴、絲襪套頭、蒙眼的翠琳放出來,安排翠琳面向兩位媽媽而跪--兩位媽媽現在的身分是“陽具女方家長”。蜜穴媽媽道:“前面跪著的是哪一位未成年小妹妹?”我道:“稟報媽媽,她是陽具女兒雯苓的親妹妹、戀襪SM女性奴,也是既將嫁給陽具女兒的未婚妻徐翠琳。”蜜穴媽媽道:“那就是我徐家的未來媳婦兒囉!詩儀修女奴,妳給我介紹一下徐翠琳。”

詩儀跪在兩位媽媽面前道:“修女性奴詩儀遵命!徐翠琳小妹妹,今年12歳,含苞待放的美少女小香軀的身高150公分,體重39公斤,A罩杯奶子,恥毛稀疏,還沒初經來潮,是兩位媽媽您們的最小的淫穴女兒。翠琳妹妹自出娘胎,就與陽具公主徐雯苓姐姐相識,以親生‘姐’妹的關係,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已有12年,早已心心相印。翠琳7歳時,天真無邪,被11歳的公主伸手到裙底隔著內褲摸過她的純情小穴。兩週前,翠琳妹妹第一次脫得一絲不掛讓陽具公主SM綑綁非禮,並第一次給公主口交。前天,翠琳妹妹正式被陽具公主收為戀襪SM美少女性奴。昨天,翠琳妹妹春心大動,求得陽具公主答應娶她為亂倫幼妻。翠琳妹妹天真無邪、冰清玉潔的12歳美少女香軀上的兩條絲襪美腿之間,有兩個依然守著12年的貞操的小穴穴,今天將毫無保留的奉獻給陽具公主的美肉棒。”

蜜穴媽媽道:“很好!讓我看看未來媳婦兒的臉蛋。”詩儀起身解開翠琳頭上的所有束縛。翠琳垂首道:“戀襪SM女性奴翠琳,叩見蜜穴母親大人、陽具母親大人。奴婢天真無邪的處女小香軀和絲襪美腿,已經春心大動。求兩位媽媽讓奴婢嫁入徐家,成為陽具公主的亂倫幼妻。奴婢的香軀,任由公主剝光豬處置。”蜜穴媽媽道:“嗯!翠琳,妳長得好漂亮,跟妳的蜜穴媽媽一樣的青春可愛(媽媽是在說她自己!),配得上我家風華絶代的陽具女兒雯苓。我們徐家歡迎妳嫁入為奴!”好個蜜穴媽媽,一小時半前才以“淫穴女方家長”的身份,眼涙汪汪的嫁女兒,現在卻以“陽具女方家長”的身份,滿懷性奮的娶媳婦女奴兒。

翠琳道:“奴婢叩謝兩位媽媽成全奴婢和陽具公主的婚事!”詩儀即重新將白絲襪套上翠琳的頭當成“婚紗”,又把雙手仍被反綁的翠琳扶起來,與我面對面站好。全身赤裸只穿肉色絲襪美瑩和美惟也頭套絲襪,分站在我和翠琳身旁,當起我或翠琳的裸體伴娘。


(十七)拜天地也戀襪

詩儀道:“今天,我們奉蜜穴女皇之名,以展露整條絲襪美腿或三點盡露的香軀聚集於此,見證戀襪SM陽具公主徐雯苓,與戀襪SM美少女性奴徐翠琳的主奴亂倫大婚之禮。未成年戀襪姐妹之間的SM主奴亂倫婚姻,是至淫至騷的綑綁、奴役、通姦、戀腳戀襪的神聖契約……”詩儀之後的台詞,可參閱本小說第五章《戀襪SM主奴婚禮》。待我和翠琳分別說“我願意”和“奴婢願意”之後,儀式便轉入“戀襪式拜天地”的部分。詩儀道:“現在,兩位新娘子一拜戀襪女皇!”我扶著雙手仍被反綁翠琳到蜜穴媽媽(也就是女皇)面前,雙雙跪下,向媽媽盈盈/淫淫拜倒。我脫下蜜穴媽媽的長統靴和穿在最外層的短白襪,握著她被兩層絲襪裹著的香/臭腳,湊到翠琳的俏臉前,讓她隔著套頭絲襪嗅嗅舔舔。然後我自己把頭叩到地面上去,隔著套頭絲襪嗅舔媽媽被絲襪“黏在一起”的五根晶瑩剔透的玉趾。

詩儀道:“二拜戀襪高堂!”我們一塊兒向陽具媽媽跪拜,然後脫去陽具媽媽的長統靴和短白襪,又對她的兩隻絲腳做了同樣的動作。詩儀道:“主奴妻妻戀襪交拜!”我的伴娘美瑩為我脫下自己的長統靴和外層短白襪,露出兩層肉絲裹著的美腳。翠琳的伴娘美惟則為翠琳脫下白高跟鞋而露出翠琳被白絲裹著的三寸金蓮小美腳。我倆先面對面站著,用套著絲襪的頭互相鞠躬。然後,我先跪下來嗅舔翠琳的白絲腳,並抓了她的一隻左腳,盡可能將她的一隻或數隻絲襪玉趾塞進口裏當奶嘴吮吸。接著,翠琳也下跪回敬,嗅舔之後,我擧起左腳讓她把我被兩層絲襪裹著的整隻腳板舔遍了--她的口水沾濕了我的整個絲襪腳板,不留半點空隙。

詩儀道:“我謹以蜜穴女皇之名,宣佈至淫無上的16歳戀襪SM有陽具公主徐雯苓姐姐,和她的親生妹妹、純情如白紙的12歳戀襪SM淫穴美少女性奴徐翠琳妹妹,正式結為戀襪SM主奴亂倫妻妻。公主,您可以親吻淫穴新娘了。”我便揭開我自己和翠琳的套頭絲襪(“婚紗”),和她深情激烈狂吻,兩條春情勃發的未成年小蠻舌互相非禮調戲。

詩儀道:“吻陽禮!淫穴妻奴徐翠琳,現在可以跪下來親吻陽具妻的肉棒了。”翠琳道:“奴婢的淫嘴遵命!”便跪了下來,由美惟將原來套著她的頭的白絲襪蒙上她的雙眼(因是薄絲襪,仍能勉強視物)。然後,美瑩和美惟分跪在我的兩旁,擧起我的裙襬,把我那春情勃發的陽具裸露在翠琳的面前。翠琳嘟起紅彤彤的櫻唇親吻我的龜頭,然後伸出可愛而淫蕩的小蠻舌舔了我的的整支肉棒和蛋蛋幾下。詩儀又宣佈:“吻陽禮成!現在是口交禮!淫穴妻奴徐翠琳,現在可以給陽具妻的肉棒口交了。”。現在,雙手被反綁、雙眼被蒙的翠琳正跪在我的跟前,一起一落呑吐了我的肉棒幾回,給我來個深喉。詩儀宣佈:“口交禮成!公主和翠琳女奴的婚禮,正式結束!現在準備新婚妻妻的洞房通姦破處儀式!”

現在,詩儀(仍戴著修女頭巾、長統黑手套和兩層長統絲襪(肉、黑色))、美瑩和美惟(都只穿著肉色絲襪)須先被綑綁成四蹄倒攢吊起。三女都不套頭,才能把我姦汙親妹妹老婆翠琳的過程看清楚。我以剛才我和兩位媽媽交換穿過的三雙短白襪分別塞三女的嘴,又取了紅色口球綁嘴固定白襪。兩個十三歳和一個十歳的童女奴口塞與她們的年齡不搭調的紅色口球,實在太誘人。但我只嗅舔了她們的六隻絲襪美腳(每一雙肉色絲襪都被四名女奴穿過,沾有四名女奴的腳臭和體香),然後回到新娘子翠琳的身邊。

翠琳玉體橫陳斜臥在床褥上,雙眼被蒙、雙手被反綁,十根塗了鮮紅色趾甲油窩在白絲襪裏若隱若現,散發出剛才“焗”出的絲腳臭/香,教我忍不住想把她的玉趾各咬一口。但我還有更重要的任務--用我的肉棒強姦她的淫穴,跟她圓房。我解開她雙手的束縛,為她脫下她的花童超短裙裝,使她那12歳的小嬌軀全身赤裸裸三點盡露只穿著白色吊襪帶和長統絲襪、白絲襪蒙眼。我壓在她的軟玉溫香的小嬌軀上,同她深擁狂吻,她也以雙手回抱我,抱得緊緊的。翠琳原有的稀疏恥毛也以不翼而飛,顯然是在剛才打扮時剃光的。我的大雞巴被我自己的恥毛黑森林和她那白白淨淨的“恥毛皮”“夾三明治”,我的雞巴根部和蛋蛋還可以感受到她的淫穴縫有點濕濕的,似乎已經淫念大起,準備任我衝刺。

我事前曾問翠琳,想在被怎樣綑綁的情況下被我破處。我依照她的選擇,用白絲襪重新反綁她的雙手,我剛脫下的肉色連褲絲襪塞她的嘴(這是她目前三穴中唯一已非“處女身”的
一‘穴’,所以我用我的體味來宣示我對她這一‘穴’的“主權”),頭套白絲襪(不再蒙眼;她要透過白絲襪看著我姦淫她)。我拉開她的雙腿,輕柔的把我的肉棒緩緩插將進去。翠琳立刻有反應……“伊太!”寫在被白絲襪套著的臉上。我的龜頭在24小時內遇到第二片處女膜的“攔路”,在一個年紀還小上兩歳的超窄幼嫩淫穴裏。要不要衝進去?還是要憐香惜玉?進去吧!插……翠琳的白絲襪立刻沾上兩行清淚,而被絲襪塞著的嘴也高八度的“嗚”了一大聲。我趕快抽出來,看到汨汨血絲。翠琳一咬牙,對我點點頭。我於是再緩緩插入,一邊用雙手摸揑非禮她的A奶上的的葡萄粒,要讓她上半身的兩點産生快感而轉移她對破處之痛的注意力。

我逐漸加快抽插節奏,並一次插得比一起深。翠琳12歳的淫穴的確夠窄,跟我插翠欣的後庭菊花時一樣緊實。我指引翠琳換了幾個姿勢,卻也不想折騰我這剛被我奪走她守了12年的處女身的親妹妹兼第二位老婆太久,於是在她尚未初經來潮的淫穴的深處射精。

我抽出已經縮成小肉球的超口愛小陽具,癱倒在翠琳的小香軀上。我們聽到蜜穴媽媽和陽具媽媽熱烈鼓掌。蜜穴媽媽代表“陽具女方家長”說:“苓苓,恭喜妳成功綑綁亂倫強姦了12歳的親妹妹、戀襪SM女性奴徐翠琳,破了她的處,圓了房。妳們已經正式成為主奴妻妻了!”陽具媽媽代表“淫穴女方家長”說:“徐雯苓,謝謝妳綑綁亂倫強姦了我家的12歳女兒琳琳。琳琳今後是妳家的人了!”我起身扶起翠琳朝兩位媽媽跪好,代表咱們妻妻倆說:“陽具女兒苓苓,和淫穴媳婦兒琳琳,感謝兩位媽媽觀賞女兒姦淫琳琳破處!”

現在,翠琳玉體上的三穴中有兩穴已經“失身”。我先把仍然被綑綁的翠琳推倒在床上,取一條衛生棉條插進翠琳的私處裏吸掉她的處女血和我的淫精,將之放入一個密封袋裏。然後,我將另一條昨天穿過的肉色長統絲襪塞入她的陰道裏,象徵我的陽具“攻陷”了她的淫穴,宣示了我對她的淫穴的“主權”。

我放下吊在半空的翠欣、詩儀、美瑩和美惟,宣佈“大赦”眾女奴。例外的是,翠欣的三穴仍插著我穿過的內褲絲襪並以絲襪套頭;翠琳被解開雙手但兩穴亦仍插著我的絲襪並以絲襪套頭。換句話說,我的兩個親妹妹兼老婆的兩具未成年美少女香軀上的六個可以被我的陽具插的穴穴當中,有五個已經被我用我的體味劃定了勢力範圍。四女奴輪流緊抱因流了處女血而有點虛弱的12歳小翠琳,並隔著套頭絲襪親吻她的俏臉,算是向她道賀兼安撫。

兩位媽媽則主動把自己剝光豬,三點盡露,只穿著長統絲襪,向我走來。蜜穴媽媽面對著我把我抱緊,用她的F奶壓向我胸口的假B奶,也用她的恥毛黑森林壓向我的可愛的小雞雞。當我正陶醉在跟蜜穴媽媽的狂熱舌吻之際,我感到陽具媽媽的嬌軀包括她的B奶正壓向我的背後,而她那根春情勃發的大雞巴正壓向我的香屁股溝。蜜穴媽媽對我耳語:“小苓苓,想不想嫁給蜜穴和陽具媽媽?”我頓時口乾舌燥……蜜穴媽媽是要用她的蜜穴來姦淫亂倫我的小雞雞嗎?那陽具媽媽是要用她的陽具來姦淫我的後庭菊花呢?還是要用她自己的菊花來姦淫我的小雞雞?陽具媽媽在我的背後吹耳朵,說:“苓苓,當媽媽最純情最可愛的戀襪新娘子吧!”我已意亂情迷,想到可以被蜜穴媽媽的蜜穴強姦我的小雞雞,那陽具媽媽要怎樣對我,都無所謂。我悄聲說:“媽媽,女兒的人是您的。女兒的未成年小香軀、小雞雞、菊花淫穴、絲襪美腿,任由妳們處置。”蜜穴媽媽道:“好!我們擇日成親。”

我們八女穿回衣裙靴子,一塊兒回家去。翠欣和翠琳仍是五穴插絲襪、頭套絲襪(只有翠琳的處女菊花穴真空,等待我來日的“開發”)。沒我的命令,不能取出。回到家,兩位媽媽回房去,把五女奴交給我任意褻玩。我在客廳宣佈大赦結束,五女立刻把自己剝光豬只剩長統絲襪,而沒以絲襪套頭的詩儀、美瑩和美惟也取了絲襪套頭。五具未成年戀襪美少女體一字排開,暴露十五點(每人都露三點),五十根絲襪緊裹著的甜美小玉趾盡收我的眼底。五女盈盈下跪,等待我的命令。我說:“大家歇一會兒,下午有新的戀襪SM調教活動。”於是跟她們說了活動內容。眾女奴經兩日的裸體SM、戀襪、尿尿調教和兩場婚禮的衝擊,對於變態玩意兒的接受度越來越高,都躍躍欲試。

我的兩個親妹妹及老婆翠欣、翠琳獲準先回房小睡,因為她們上午才被我姦淫雙穴或三穴,比較累。詩儀、美瑩、美惟剝得一絲不掛,服伺我裸浴後,10歳的小美惟第一次下跪喝下我的公主聖尿。

我的二妹兼老婆翠欣本來是學校裏的女童軍,為了有更多時間留在帝國接受調教以滿足公主我的淫慾而退出。我挑了她的女童軍制服當成我的SM調教女主人裝--藍色短袖上衣(配黃色領巾)及迷你窄裙、黑皮腰帶。因為翠欣的身裁比我小,所以原本穿在她身上的窄裙僅高於玉膝上兩吋,穿在我身上就露出一半的雪白大腿。我在制服裏頭穿上翠欣的白色蕾絲奶罩(她是B奶,我是假B奶,正合適)和丁字小內褲、肉色長統絲襪、黑色及膝厚絲襪、高跟涼鞋。詩儀、美瑩和美惟則受命剝下長統絲襪,穿上肉色連褲絲襪(仍以肉絲套頭)、黑色細吊帶連身超短裙、黑色及膝靴。

我讓翠欣和翠琳睡足半個小時,才展開角色扮演。我雖穿著女童軍制服,但我的角色是女警官,而詩儀、美瑩和美惟是我的跟班。我在客廳說道:“詩儀、美瑩、美惟聽令!”三女齊下跪道:“屬下在!”我說:“今晚的行動是掃黃。我們接到線報,‘雯苓迪斯可俱樂部’(其實是我的閨房)掛羊頭賣狗肉,裏面有未成年少女提供非法性交易。我們馬上去臨檢!”三女齊道:“屬下遵命!”

於是,咱們四雙高跟鞋/靴喀喇喀喇上樓,闖進我的閨房,開始搜證。詩儀用相機拍照、美瑩則用DV攝像,我則對著錄音機說:“……俱樂部裏有一張單人床,兩個未成年少女擠在床上海棠春睡。看她們的體型,應該都是14歲以下的女童。兩人都剝光豬三點盡露,年紀比較大的有B奶、較小的只有A奶。兩人都沒有恥毛,所以‘私處縫’看得非常清楚,不確定是天生‘白虎’、是自己剃掉的,還是因為年紀太小而還沒長恥毛。較大的女孩頭套一層肉色長統絲襪,口中好像塞著一條白色女裝內褲,私處和肛門好像也各塞著一條肉色絲襪,腿上則穿著肉色蕾絲長統絲襪。較小的女孩頭套一層白色長統絲襪,口中和私處好像各塞著一條肉色絲襪,不過肛門是真空的,腿上則穿著白色蕾絲長統絲襪。兩個女孩睡得很香,沒有掙紮或強暴的跡象,估計是一起玩極度變態猥褻的戀襪SM遊戲。不確定兩個女童都是戀襪妓女,還是一女是妓女、一女是顧客。也不確定兩女是玩女同性戀,還是對男顧客提供‘雙飛’或多P性交易……”

我錄了一大段,然後示意美惟叫人。美惟上床拍了兩女的玉體數下,道:“起來!起來!警察臨檢!”翠欣和翠琳都嚶嚀一聲醒轉,套頭絲襪底下似乎顯出被抓包時的一種迷惑而害怕的表情。10歳小美惟以嬌滴滴的聲音模仿警察惡狠狠的語氣道:“兩個未成年少女脫光光三點盡露睡在一起,成何體統?跪下!”翠欣和翠琳急忙口發嗚嗚聲,下床跪下。我問:“妳們口被塞東西,能說話嗎?”兩女搖頭。這是角色扮演,所以我沒叫她們取下象徵公主我對她們的口的“主權”的塞嘴內褲或絲襪,只是說:“好!現在進行當場偵訊。Madam問話,妳們點頭或搖頭。”兩女點點頭。美惟便反綁跪在地上的兩女的雙手。

“妳們都是14歳以下嗎?”兩女點頭。“妳們都是有讓嫖客插穴的雛妓嗎?”兩女搖頭。“妳們都給顧客提供戀襪服務嗎?”兩女點頭。“妳們現在嘴裏、私處裏和肛門裏塞的絲襪或內褲、頭上套的絲襪,都是顧客給妳們塞、套的嗎?”兩女點頭。“妳們有沒有給顧客提供絲襪腳交、讓顧客嗅舔妳們的絲襪腳、用手非禮妳們的絲襪腿的服務?”兩女點頭。“妳們有沒有贈送或售賣妳們穿過的原味絲襪?”兩女點頭。“妳們在俱樂部裏工作的時候,‘制服’是全身脫光光只穿著絲襪嗎?”兩女點頭。“妳們是不是本來長了恥毛,為了工作才剃光的?”兩女點頭。

美惟搜出翠欣和翠琳事先壓在枕頭底下的身份證。我看了一看,隨即“下判”:“戀襪美少女徐翠欣,14歳、戀襪美少女徐翠琳,12歳,尚未成年就在雯苓迪斯可俱樂部裏提供非法戀襪交易,觸犯戀襪SM少女共和國(因為是角色扮演,要與本帝國有所區隔,所以又杜撰了個共和國)的以下法律條文:第一、未滿18歳的少女提供色情服務;第二、未滿18歳的少女在公共場所裏剝光衣裙,任人視姦三點盡露的玉體;第三、未滿18歳的少女剃光恥毛,以致在下身赤裸時,‘私處縫’明顯可見;第四、未滿18歳的少女任人將絲襪塞進自己的陰道和肛門裏;第五、未滿18歳的少女售賣沾有自己的腳臭和少女幽香的原味絲襪,不當的散播猥褻催情的未成年少女體味;第六、未滿14歳(不是18歳!)的少女雖然身處動作相對粗魯的女童時期,玉腿穿上絲襪的次數卻過度頻繁,比成年女子更容易造成絲襪破損而須換上新絲襪,浪費寶貴的地球資源;第七、未滿14歳的少女玉腿穿上絲襪的次數過度頻繁,以不相稱的年齡蓄意或不經意的挑逗色誘戀襪人士,提高了戀襪人士也開始孌童的可能性;第八、未滿14歳的少女用身體部位接觸、摩擦或插入成年人的性器官以賺取酬勞(指的是她們給顧客做絲襪腳交)。本席宣判,八大淫蕩戀襪罪狀,淫大猥極,淫名成立!判徐翠欣、徐翠琳當場裸著淫體被SM綑綁各打20鞭,然後被一根正義陰莖置入她們的淫猥陰道,抽插各30回。即刻行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