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趣
美人风姿 禁忌话题 性趣十足 秘密花园

大唐雙龍傳(淫蕩版)12~14

来源: 2008-03-23 12:15:33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9354 bytes)
十二:智退四大寇

  雙龍最後決定留守竟陵對抗杜伏威的江淮大軍,而我自然是跟隨三女回牧場抵擋四大寇的進攻。反正按照劇情雙龍到最後也會順利逃脫的,但四大寇再度進攻牧場一事小說中卻沒詳細描述,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些什麼。

  秀珣這時卻似乎不是太擔心,她傲然道:“四大寇以前屢次能成功偷襲牧場是因為有內應,現在內奸已除,那些烏合之眾根本不是牧場將士的對手。”

  “哦?內奸?是誰呢?”我饒有興趣的問道。

  一旁的君瑜介面道:“便是執事陶叔盛,也就是我們初來牧場時接待我們的那個猥瑣的中年男人!”

  見君瑜說得有趣,我旁邊一直不怎麼敢出聲,琬晶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但隨即又低下頭去。

  秀珣見狀,便移到琬晶旁邊,嬌笑著對我說:“夫君,我要徵用琬晶妹子一會兒,嘻嘻。”說罷便把她拉過去神態親熱的不知說什麼悄悄話。

  君瑜則來到我身旁,深深的看著我,柔聲道:“夫君,你終於回來了。”

  我一陣感動,點頭笑道:“是的,我好想念娘子啊!”

  君瑜甜甜一笑,悄聲道:“回來就好了。”

  我們癡癡的對望著,大家都沒有再說話,但這種時候又何用說話呢?

  這時,旁邊傳來秀珣與琬晶的嬉笑聲,我不禁有點好奇,隨即功聚雙耳,偷聽她們的談話。

  琬晶正天真的道:“姐,你那……那時候也是很痛的嗎?”

  秀珣扭捏道:“那……那當然會痛了……幾乎連路也走不了……足足讓我不舒服了幾天呢……”

  琬晶嬌憨的問道:“那姐姐以後還有做那個事情嗎?”

  秀珣刮了刮琬晶可愛的小鼻子,羞道:“你這小妮子要死了,連這樣的話都問得出口呀?”

  琬晶搖著秀珣的手臂道:“可是……可是人家現在還是有點害怕嘛……”

  秀珣嬌笑著道:“這也好害怕的?其實多來幾次就會習慣了……而且……而且……”

  “而且什麼呢?”琬晶好奇的問道。

  秀珣滿面通紅的低頭悄聲道:“而且……還會覺得很快樂、很舒服的……”

  頓時,連琬晶的臉也紅了起來,只怕她們此刻在腦子都浮現出我褲襠裡的小兄弟吧?哈哈。

  我不禁心情大樂,想到安頓下來後來個三美同床一定會過癮無比,爽!

  回到牧場,卻發現情況甚是危急。原來,這次侵襲牧場的不單是四大寇,竟還有江淮軍的二號人物輔公佑所率領的部隊,加起來足有五萬之眾!而牧場子弟全部算上只有三萬不到,兵力上處於劣勢。

  牧場的大廳,秀珣正主持著戰前會議,牧場的一眾元老都在座。而我則肅立在秀珣身後,認真思考著這次的事情。其實牧場裡的人是挺瞧不起我的,或許他們都以為我只是秀珣的男寵吧。但事實上我確實在江湖上沒什麼名聲,也沒幹過什麼大事,在別人眼裡我是絕對配不上秀珣這樣的天之嬌女的。

  秀珣端坐在椅上,秀眉微顰問道:“這次賱萆醮螅?钟薪?窜娭?q為虐,對我牧場構成重大威脅。不知諸位可有退敵的良策?”

  牧場的人頓時嗡嗡的議論起來,七嘴八舌的提出自己的意見,但卻沒有一個真正具有可行性的辦法。

  秀珣皺眉道:“倘若沒有好的辦法,那唯一的可行之道便是依靠牧場的天險死守,待到俦?Z食耗盡自行退兵。”

  這時候二執事柳宗道越眾而出,道:“未知少傑是否想到什麼良策,以解牧場之危呢?”這柳宗道是牧場的人裡最有智計的一個,突然把矛頭指向我,肯定是自己已經想出了計策來。

  我抱拳道:“在下乃末學後進,在各位前輩面前又豈敢賣弄?只是按此刻的情況來分析,死守一途絕非上策。倘若我們死守於此,俦?隙〞?脵C攻掠附近的城鎮與村莊以補充戰爭所需,這將對牧場一帶的城鎮經濟帶來巨大的破壞,即使這次成功的退敵,也會對牧場今後的發展帶來巨大的不利影響。”

  我發言時牧場的一眾元老有不少都顯露出不屑與鄙視的神色,顯然這樣的後果他們也想像得到,但卻無法避免這樣的情況。

  我不以為然的笑了笑,繼續道:“四大寇只是散兵遊勇,真正為牧場帶來威脅的輔公佑的江淮軍。我相信四大寇與輔公佑只是基於利益而暫時結合,他們的合作並不牢固,或許我們能從這點上入手,實行分化離間之策。與此同時,杜伏威正率領一部分軍隊攻擊竟陵,分兵作戰再加上杜伏威與輔公佑之間本身就存在裂痕,更會令江淮軍軍心不穩,也是可供利用的因素。”

  柳宗道點頭道:“少傑所言甚是,事實上前不久我手下的探子便抓獲了一江淮軍的信使,繳獲了一封江淮軍一個高級將領給輔公佑的親筆信,雖然信中沒有什麼有價值的內容,卻為我們提供了該名將領的筆跡……”

  言下之意,自然是他早就想出了偽造信件挑撥離間的策略。這傢伙早就有了腹稿卻還要拿我來出頭,無非是想更容易被秀珣所接受罷了。

  等等,聽到他這麼一說,我倒真的想出一個好辦法來……

  四大寇的營地與牧場人口相隔了數百米的空曠地帶,而這時在這地帶的中央卻分站了十來個人。

  一邊是四大寇,帶頭的赫然是“鬼哭神號”曹應龍,這魁梧的大漢沉聲道:“未知商場主約我等前來此處,是有何貴幹呢?”他的聲音很是陰沉,給人一種極有城府的感覺。

  另一邊站的是秀珣以及數個牧場的高手,秀珣答淡淡道:“我此次是來和解的……”

  還沒等秀珣說完,曹應龍旁邊的毛燥便失聲笑道:“和解!?難道商美人以為是戰是和都是由你決定的嗎?哈哈,倘若你肯把牧場的戰馬送給我們,再親自陪我們幾天,我們倒可以考慮考慮你的提議。”

  說到這裡他搖了搖頭,惋惜的道:“看你的樣子肯定已經不是處女了,只希望你屁股的貞操還在,讓我……”他還要說,曹應龍卻回頭怒視了他一臉,讓毛燥頓時噤若寒蟬。

  曹應龍咳了一下,平靜的道:“未知商場主為什麼提出這樣的提議?現在我們可是處於敵對的關係啊。”

  秀珣被毛燥剛才那番話氣得面紅耳赤,她深深的吸了口氣,面無表情的道:“我提出這個提議對你們沒有絲毫壞處,你們敢進犯我牧場,都是因為有了輔公佑的協助。但現在輔公佑已經和我達成了退兵的協定,我只是不想你們枉自送死而已。”

  “什麼!?”曹應龍頓時失聲驚呼,但隨即立刻冷靜下來,冷笑道:“倘若真有這麼一回事,場主不見得會那麼好心特意來告訴曹某吧。”

  秀珣冷哼一聲,道:“輔公佑從我這拿走了大量的好處才答應退兵,我也不想讓他好過。何況,我也害怕他是借勢退卻,等到我牧場與你們拼得你死我活後才突然出來撿便宜。信不信由你,三天之內輔公佑便會開始撤軍。”

  說罷秀珣便率隊離開了,留下了驚疑不定的四大寇僵立在原地。

  與此同時,戴上了人皮面具的我來到了輔公佑的營地裡。

  接過我遞上來的信件後,輔公佑呵呵笑道:“怎麼我以前好像沒見過你,你是老杜新招來的嗎?”

  我故意作出一些驚慌的神情,支吾道:“啊……是……是的……我才從軍不久……”

  輔公佑點點頭道:“那好吧,信我已經收到了,你可以回去覆命了。”

  我裝作如釋重負的舒了口氣,轉身走了出去。

  當我離開營地後,果然察覺到後面有跟蹤者,不禁在心中暗笑:“魚兒上釣了。”

  剛才那封信自然是偽造的,信中內容是說杜伏威突然發難,正在蠶食輔公佑在曆陽根據地的勢力。但輔公佑說到底都是個梟雄人物,對這樣的一封真假難辨的信自然會心生懷疑,再加上我故意裝出慌張的樣子更是加重了他的疑心。

  果然,他想來個放長線釣大魚,挖出我幕後的主腦。嘿嘿,那看看是誰釣誰吧!

  我策馬北行,走了一會後,裝做害怕被人跟蹤似的四處打量,弄得跟蹤我的人立刻躲入密林隱藏行蹤。我暗自好笑,從行囊裡拿出一套俦?囊路?Q上,轉而向四大寇的營地進發。

  目送我進入四大寇的營地後,跟蹤者才離開,我則一個轉身回到了牧場。

  第二天晚上,探子來報告輔公佑的軍隊開始緩緩的撤退,看著牧場的一眾元老那驚異的神態,我哈哈一笑道:“一切盡在意料之中,按計劃行事吧!”

  旁邊的秀珣露出崇拜的神色,用力的點了點頭。

  天色很昏暗,還下著濛濛細雨,江淮軍正緩緩的前進著。當他們走到一處密林前之際,後面突然塵頭並起,顯然有大隊人馬殺到。

  江淮軍的頭領輔公佑眯起的雙目射出森寒的殺機,陰惻惻的道:“四大寇啊四大寇,你們果然是不安好心,先是使人騙我回曆陽,我一動就跟著尾來了……哼哼……哼哼……”

  後面趕來的人赫然便是由曹應龍所率領的俦??軕?埮?溃骸翱蓯旱妮o公佑!竟然真的與商秀珣那*****達成了退兵的協定,想把我賣了?我呸!”

  俦?c江淮軍相互對峙著,但江淮軍的數量看上去還不如俦???已b備不整,似乎只是些老弱殘兵。曹應龍仔細觀察了江淮軍的陣容一會,猛的心生警兆,喝道:“快退,大家快退!”

  輔公佑獰笑道:“哈哈,來到這裡還想逃?遲了!兒郎門給我殺!”話音剛落,密林突然潮水般湧出大量裝備精良的江淮軍將士,直向四大寇的俦?n去。

  曹應龍大喝道:“可惡!弟兄們,我們和他們拼了!”說罷扛起大刀帶頭向前殺去。

  兩股勢力如同兩隻兇猛的巨獸似的撕扯到了一起,江淮軍的裝備與士氣都佔有一定的優勢,很快占了上風。但俦?細⒓t了眼,這些土匪流寇都發起狠勁,不顧自身的胡亂衝殺著,也為江淮軍帶來了很大的傷亡。

  曹應龍一身功力倒也真是了得,在敵陣中左衝右殺,大量的江淮軍也絲毫奈何他不得,很快就讓他衝了過去。輔公佑本身也是功力高絕之士,在江淮軍中就僅次於杜伏威,見狀怒喝一聲,越眾而出與曹應龍戰在一塊。

  輔公佑陰笑道:“曹應龍啊曹應龍,你使人騙我回曆陽的計倆不嫌太過幼稚了嗎?”

  曹應龍聞言一愣,怒道:“老輔你胡說什麼,是你自己與商*****達成退兵協定,先把我給賣了。你這個背信棄義之徒,我呸!”

  輔公佑停下手來,退開幾步愕然道:“怎麼回事?”

  正在這時候,突然響起了陣陣劇烈的擂鼓與吶喊聲,然後漫山遍野冒出了大量軍隊。而軍隊的帥旗赫然印著一個“李”字!

  我帶這一隊經過改裝的牧場子弟帶頭衝向正在混戰中的俦?c江淮軍,一起大喊道:“李閥來援飛馬牧場,四大寇快快受死!”

  輔公佑離遠瞧見我,立刻色變道:“是李世民!現在的我們絕對不是對手!老曹,這筆帳以後再和你清算!大家快撤!”

俦?c江淮軍都以為真的是李閥大軍到了,立刻心無戰意開始的大潰逃,而我率領牧場的騎兵沿尾追擊共殲敵近萬人,許多俦?际窃诨艁y中給自己人踩死的。

  這次牧場奇跡般幾乎沒任何損傷就成功擊潰了強敵,而出謩澆叩奈易匀皇鞘艿搅舜蠹业淖鹬亍D翀鏊?械娜硕紝ξ伊硌巯嗫矗?惬懜?菢贩?诵模??觳槐芟优c我膩在一塊,似乎在宣佈我們的親密關係。

  這天夜裡,我和三女圍坐在花園的小石桌旁說親密話兒。回來牧場後就遇到了各種問題,但現在終於全部解決,想到今天晚上終於有空閒來個三美同床,光是想像就讓我有點兒分身發硬……

  這時候秀珣眨了眨美麗的大眼睛,甜笑著問我說:“夫君啊,你真的是把我們三姐妹視為妻子,要娶我們的嗎?”

  我立刻拍著胸脯大聲道:“這個自然!能得到三位美若天仙的好娘子垂青,我可是三生有幸!”

  秀珣臉上掠過一絲紅暈,嬌羞的道:“那……那太好了,我……我已經說服了牧場的元老,他們都同意了我們的婚事!多虧夫君在四大寇襲擊牧場時那神奇的表現,以二執事為首的元老都大力支持我們呢。”

  什麼!?結婚!?我立刻愣了一下……暈……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啊……

  旁邊的君瑜介面道:“珣妹已經和我們商量好了,我們三個一起嫁給你,彼此以姐妹相稱,無分大小。”說到這裡她稍微頓了頓,俏臉紅了起來,悄聲道:“女兒家嘛……總是……總是重視那名分的……”

  琬晶也嬌笑道:“成婚後我們可就是你的正式妻子了……你以後想找什麼野女人回家可要先得到我們姐妹的批准哦……否則……哼哼……不讓你這大壞蛋上床,嘻……”

  昏……原來她們早就已經決定好了。但話說回來,能討到三個如此美麗的老婆就已經是幾生修到,真是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我笑道:“能夠娶到三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我自然既開心又自豪。那麼具體婚期之類的定了嗎?”

秀珣嗯了一聲,點頭道:“就定於十天之後,具體的形式下人會操辦的,不用我們操心。”

  我皺眉道:“十天之後?這麼匆忙啊?”

  琬晶的臉稍微紅了一下,介面道:“因為從現在開始到大婚之期前我們都不能歡好了,如果隔了太久……”說到這裡她促狹的瞄了旁邊的秀珣一眼,拉長聲音繼續道:“恐怕有人會受不了呢……嘻嘻……”

  秀珣頓時面紅耳赤,不依的嬌嗔道:“你這死丫頭,當初還是你提出說婚期不要定得太遲,現在還來笑我……哼……看我饒不饒你。”說罷猛的伏到琬晶身上替她呵起癢來,頓時讓小公主招架不住嘻嘻哈哈的笑個不停。

  她們相互打鬧,我卻傻眼了。靠,還要等十天才能上床!?這是什麼道理!

  一旁的君瑜柔聲道:“宗法禮教不能不遵從啊,大家都說如果在待婚之期登榻歡好,將來……將來會對小寶寶不利的……”說完後她那可愛的俏臉通紅通紅的,十分嬌豔。

  暈!以我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知識來說,這樣的說法是絕對沒有根據的!正想反駁,君瑜卻又嬌羞的道:“倘若夫君你是真的喜歡我們,就忍個十天吧……最多……最多我們以後在床上完全聽夫君你的話,夫君想怎樣,我們姐妹就怎樣就是了……”

  倒!一句頂一萬句……我頓時說不出話來。過了一會,我頹然的點了點頭,苦著臉道:“既然如此,那麼為夫就養精蓄銳,等到大婚之期再與娘子共尋好夢吧!”

  她們三個說要聯床夜話,硬是把我趕了出來。靠!我那發癢的小兄弟真是有冤無路訴,現在的感覺就像是在大海中漂流的遇難者,饑渴交加,四週都是水卻連一滴都喝不上。嗚嗚嗚……

  我回到自己的廂房,推門進去,卻察覺到空氣中似乎飄著絲絲奇異的香氣,我心中一凜,失聲道:“是你!?”

  只見我的床上坐著一個白衣赤足的女子,她幽幽一歎,轉過臉來,赫然便是陰葵派傳人婠婠!

  她那足以讓天地失去顏色的絕世容顏似乎帶著淡淡的愁緒,讓人愛憐之情油然而生。即使明知她是個邪惡的妖女,但無論是哪個男人都很難對她生出憎惡之心。因為只要讓她那勾魂攝魄的剪水雙瞳瞅上一眼,你就會忘卻了世上的一切事物,包容她的一切過錯。

  特別是在迷離的夜色下,夜的朦朧更為她增添了幾分神秘感,讓她看起來更是美豔得不可思議。

  傾國傾城之美,恐怕也不過如此而已。

  見慣絕色的我過了良久才從那目瞪口呆的驚豔中恢復過來,但這白衣赤足的絕美倩影卻長久的刻在我的心靈深處,難以消磨。

  嗯!?對了,按照小說劇情婠婠現在應該在追殺雙龍才對的呀,怎麼跑來這裡了?

我定了定神,笑著問道:“未知婠姑娘深夜前來所為何事?難道姑娘不用追蹤我兩位朋友了?”

  婠婠露出了一絲笑意,頓時猶如冰雪消融,百花盛放,我腦海裡立刻的浮現出“嫣然一笑融冰雪,一挽寒爽嫵媚生”這樣的一句詩來……等等……怎麼一挽寒霜嫵媚生這個句子聽著耳熟……哎……算了……或許是什麼怪人的名字吧?不管了……

  她柔聲道:“寇仲與徐子陵的價值又怎麼比得上李公子呢?所以奴家特意來找公子,有事商談。”

  我皺眉道:“我乃江湖上的無名小卒,不見得會有什麼價值啊?”

  婠婠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白了我沒好氣的一眼,嬌聲道:“公子的紅顏知己裡一個是經營著天下擁有最多戰馬的牧場;一個則是天下最龐大的兵器製造商的繼承人。得到了公子的支援,等若在一定程度上獲得了源源不絕的戰馬與兵器的供應,有意於天下者又有哪個不對公子虎視耽耽呢?只怕李公子未來的日子會是很精彩刺激哦!”

  我聞言也是暗自凜然,我倒真是沒想到這一點。現在的我無疑對於飛馬牧場與東溟派都有著相當的影響力,或許不少野心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

  婠婠理了理如雲的秀髮,把那曲線玲瓏的身子挨上一點,嬌滴滴的道:“所以,奴家想代表聖門與李公子達成合作的協定。我們之間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或芥蒂,只要李公子答應在以後支援聖門的計劃,聖門絕不會虧待公子的。”

  說到這裡她又挨前一點,幾乎要和我貼在一起了,吹氣如蘭的她用惹人遐思的噯味聲音道:“即使李公子對人家有興趣,人家也會考慮考慮的……嗯……奴家對李公子憑什麼能讓像商秀珣這樣的女子臣服也是很感興趣呢,嘻嘻!”

  明知她是在施展天魔秘中的媚功,但卻依然讓我覺得喉乾舌燥,難以抵抗。那豐潤的紅唇,高聳的酥胸,纖細的蛇腰,無論哪處都擁有著致命的誘惑力。我那本來就慾求不滿的小兄弟又開始蓬勃向上起來。

  我深知就此被她所迷惑只會讓她瞧不起,便暗咬舌尖讓自己清醒清醒。我緩緩道:“在下對貴派並沒好感,對殺人放火之類的事情也缺乏興趣,恐怕合作的餘地並不大。”

  婠婠眨眨眼睛,可憐兮兮的道:“倘若李公子不肯答應,婠兒又要被祝師責罰了。”那誘人無比的哀怨神情讓我幾乎脫口便要答應,她真的可用千嬌百媚這個詞來形容,無論什麼表情都是具有巨大的誘惑力,讓人難以抗拒。

  婠婠見我沒說話,便嬌嗔道:“公子不肯答應,婠兒也難以回去覆命,只好天天吊靴鬼般跟著公子,有空就殺一兩個牧場的人解解悶。哼哼,只怕明天開始牧場每天都會有人離奇暴斃了。”

  我後退一步,沉聲道:“你在威脅我!?”

  婠婠輕垂螓首,幽幽歎道:“公子乃寇仲與徐子陵兩個小俚呐笥眩?热舨豢吓c我聖門合作,將來必然會威脅到聖門的利益。師尊提到倘若不能讓公子歸附便要毀了公子,免得在將來生出不測的變數。”

  說到這裡她抬起頭,深潭似的大眼睛閃過一道異芒,天魔力場猛的擴展開來把我徽肿。?屛疑?鲆环N整個空間都向前傾斜的疑幻似真的可怕感覺。

  糟糕!與她單挑偶肯定死定了……難道這麼快就要掛上一回了!?

  突然,婠婠退開幾步,天魔力場全消,轉而定睛的看著門外。

  我連忙轉頭一看,立刻失聲叫道:“美仙!?你怎麼會來的!?”

  一身黑色長裙、充滿成熟風韻的東溟夫人俏生生的站在門外,正與婠婠對視著。

  婠婠露出一個迷死人的笑容,走前兩步恭身道:“婠兒參見師叔。”

  美仙似乎點了點頭,平靜的道:“婠姑娘不用多禮,我早已離開了聖門,師叔二字愧不敢當。”

  婠婠頓了頓,有點遲疑的道:“師尊……師尊依然經常提起師叔,她還很記掛您呢。”

  美仙歎道:“是我對不起她,但聖門在婠姑娘這一代裡必將發揚光大。”

  婠婠甜甜一笑,恭謹道:“婠兒不敢當,一切有賴聖門各位長輩的提攜。”

  美仙快速的瞄了我一眼,道:“此人是我女兒的心上人,我不希望他受到傷害。”

  婠婠那可愛的眼珠子快速的轉了幾次,然後下定決心似的道:“僅尊師叔旨意,婠兒告退了。”說罷轉過臉來,對我眨了眨眼睛,嬌聲道:“李公子可要仔細考慮婠兒的提議哦,奴家以後會再來找公子的。”說完後用噯味的眼神看了看我和美仙,嘻嘻一笑轉身飄走了,只留下一陣惹人遐想的香風。

  我悵然若失的呆了一會,然後笑道:“美仙為何會來這裡呢?難道是……嘿嘿……想我了嗎?”

  美仙俏臉一紅,呸了一口,然後沒好氣的道:“我是特意來告訴你琬晶一事已經辦妥,她與尚明解除婚約了。但沒想到會碰到故人,順便還救了你一次。”

  我愣道:“居然這麼快就把事情辦好了?尚明這麼好說話?”

  美仙點頭道:“這次如此順利還是因為尚明自己提出解除婚約的,讓那些元老派的臭老頭吹鬍子瞪眼睛卻硬是說不出話來,嘻嘻,真好笑呢!”說到這裡,她似乎想起當時的情景,花枝亂顫的嬌笑起來,那豐滿的大奶子隨著她身形的晃動也上下的隔衣波動,看得我眼睛發直。

  發現我正忘情的盯著她的大胸脯,美仙臉上泛起紅潮,卻也沒有做聲,讓我更是分身硬挺。靠!這次無論如何都要把她給上了,否則今天的邭饩吞?盍恕H?????⒚老桑?屛业男⌒值茏阕愠淞巳?窝??珔s還沒機會釋放!我那小東西可不是政治人物,不需要三起三落,這回一定得把這美豔的熟婦給搞掂!

  我走上幾步,身體幾乎貼上美仙那成熟豐滿的嬌軀。讓她頓時驚呼道:“你……你想幹什麼……我……我們之間不行的……不行……”

  我湊到她那圓潤的小耳朵旁,輕聲說道:“我的寶貝美仙,我現在就要強姦你!”說罷便突然把她摟入懷中,狂吻起來。

  美仙立刻咿咿呀呀的掙扎起來,但似乎並沒多少力度,那豐滿的身子扭來扭去,卻更讓我興奮不已。其實,她親自跑來這裡,話說是要告訴我最新消息,但潛意識裡肯定是因為難以抑制的慾望。像她這樣天生媚骨又處於虎狼之年的成熟美婦,又怎能熬過沒男人滋潤的生活呢!

  美仙用力把我推開一點,滿面潮紅嬌喘吁吁的道:“不要了……我……我不能再和你好的……琬晶她……啊……”

  我隔著衣服在她那秀挺的大奶上捏了一下,讓她頓時啊的一聲淫叫出聲,說不出話來。我邪笑著道:“嘿嘿,你不用擔心。現在是我要強姦你,你是受害者而已,不用負任何責任的。”

  這已經興奮得全身顫抖的美婦搖著頭,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我一下子吻住了小嘴,要說的話全變成了嗯嗯的呻吟。

我的手也沒閑著,緩緩的往下探,潛入了她的裙子之中,一把按在那神秘的花房上。她火熱的私處已經溢滿了涓涓的細流,我伸出中指輕輕一扣,讓她立刻全身一顫,軟倒在我的懷裡,再也說不出反對的話兒了。

  時機已經成熟,我也不再客氣,雙手齊動幫她寬衣解帶。美仙像是個害羞的小女孩般雙手捂面,不時似乎抗議般嬌吟一兩聲,卻也沒有真的反抗,任由我折騰著。

  很快她那完美的裸體便暴露在我的眼底,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她那對奇跡般的豪乳,即使是躺在榻上那對溫香軟玉依然保持著美麗的形狀,配合纖纖細腰以及雪白豐滿的翹股,簡直就是欲望之神精心創造的藝術品,擁有著讓男人為之瘋狂的攝人魅力。

  在我見過的女子裡就要數眼前這美婦身材最好,既有成熟美婦的迷人風情,又有青澀少女的嬌羞可人,每寸肌膚都充滿彈性與熱力,可以說是毫無瑕疵。

  我很快也脫光了自己的衣服,粗長的分身已經硬挺,還一下一下不停的脈動著。我扶著美仙的蛇腰,分身抵著她那濕潤的小穴,便要準備進入了。

  美仙張開鳳目,惶急的道:“少傑……不行的,不……我們不能對不起……還是不要……”


  我嘿嘿笑著,把手探到她那早已濕透的花房,用手指沾起一些淫液,輕輕一拉便拉出一道晶瑩的絲線,並且示威似的把手指頭放到美仙面前揚了揚,讓她立刻滿面羞紅說不出話來。

  我一手玩弄著她那秀挺的豐乳,嫣紅的奶頭已經勃起,驕傲的挺立在我的視線下;一手則伸到她花房處,食指與中指插進她那火熱的小穴裡快速的抽插,一會讓面前這熟婦再也忍受不住忘情的呻吟起來。

  “啊……啊……不要……啊……啊……不……不行了……我不管了……快給我啊!……”只見她全身泛紅,不時如遭電擊似的抖動一兩下,隨著我手指的抽動大量的淫水流得到處都是,連那可愛的*****都被這晶瑩的液體沾濕了。

  我也興奮起來,湊到她那小耳朵旁一邊呵氣一邊道:“美仙,你的小穴真是又濕又熱,是不是想要我的大棒棒了,是不是想讓我操死你這淫蕩的浪婦啊?”

  美仙一聽到這些粗俗的語言更是興奮莫明,嗯的叫了一聲,嬌聲道:“你這死人儘管取笑人家吧,人家……人家都快要羞死了……”

  這時我已把龜頭捅進她的小穴中了,聞言又抽了出來,促狹的笑道:“既然美仙不想要,那我就不來了。”

  美仙立刻勾起雙腳纏著我的腰,搖著頭道:“不要……不要玩弄人家了……人家什麼都不理了……我要……自從你走後人家夜裡經常夢見你……我受不了了……快來啊……”

  我邪笑道:“夢見我了?你肯定是一邊想著我的大雞巴一邊自慰,直到夢裡也想著我那大傢伙。是不是啊?你這欠操的淫婦!”

  她的嬌軀興奮的顫了顫,一臉浪蕩的道:“你走了以後,人家……人家每天早上醒來下面都是濕濕的……我真是個不知廉恥的淫婦啊……”說到這裡她橫了我嬌媚的一眼,用風騷入骨的聲音道:“你快來懲罰我吧……用你的大棒懲罰我啊……”

  聽到她這句話讓我興奮得差點射了出來,我勉強收攝心神,低吼道:“好!就等我來個大棒打淫婦,操死你!”說完腰部猛的一挺,粗長的分身在潤滑的幫助下一下子就幹進了美仙火熱的小穴裡。

  她“啊”的一聲尖叫出來,雙手雙腳緊纏著我,語無倫次的道:“啊……好大……好熱……爽死美仙了……啊……”

  我沒有答話,埋頭苦幹起來。雙手用力捏著她渾圓雪白的翹股,感受著那誘人的彈力。分身則像裝了馬達似的高速邉樱?刂氐刈矒糁??敲匀说幕◤剑??靡??臑R。

  或許饑渴得太久了,美仙居然一會兒便被我幹得泄身了,只見她啊的尖叫一聲,身子劇烈的顫動,陰道壁一陣富有節律的緊縮,竟就這樣高潮了。

  我輕輕的玩弄著她美麗的豪乳,湊到她耳邊道:“寶貝兒,泄身了嗎。我們換個姿勢,來,你轉過身去。”

  嬌喘不已的美仙聽話的點點頭,轉過身去像母狗般趴在床上,抬起豐滿的屁股,還不時左右晃動一下,一副請君入甕的可愛樣兒。

  我讚歎的俯視著她背股完美的曲線,雙手撫摩著她雪白柔嫩的股肉,分身從後頂著她的穴口。問道:“你這搖著屁股的母狗是不是很想挨操啊,想就用手張開自己的小洞洞讓我仔細看看。”

  美仙不依的搖搖頭,轉過臉來嬌嗔道:“你想羞死美仙啊……做這樣的事情和那些勾欄賣笑的妓女又有什麼區別啊?不行……”

  我用龜頭在她小穴的紅豆上研磨著,介面道:“美仙你本來就是個*****,最喜歡我大棒棒的淫*****,我說錯了嗎?”

  她似乎不堪刺激的嗯了有一聲,嘟起小嘴白了我一眼,潮紅的俏臉露出一絲哀怨嬌羞的神情,伸出玉手探到自己的小穴上,用中指與食指把那美麗的花瓣分開,這淫糜的樣兒便呈現在我的眼前。

  我自己也忍不住了,用力扶著她的纖腰,分身從後直捅進去,讓她立刻興奮得全身發軟伏倒在榻上,只有力氣往後抬屁股迎合我的抽插了。

  我一邊幹一邊撫弄著那對前後晃動的大奶子,口中不停的說著粗話:“美仙……你知道我們現在像什麼嗎?公狗操母狗時便是這個樣子的了,操你這這淫蕩的母狗……”不一會就感到肉壁收縮,又把她送到了極樂之境。

  對了,今天把這裡也佔據了吧。看著她那可愛的小菊花,我心中又浮起了慾望。我首先緊緊的按著她的屁股,然後把沾滿了淫液的分身抽了出來。美仙頓時若有所失的“啊”了一聲,轉過頭來不解的看著我。

  我笑道:“我現在便替美仙的屁股開苞,讓你完全的屬於我。”說罷便把分身抵在她那可愛的小菊花上。

  美仙卻聽得臉色一變,連忙搖頭驚叫道:“那裡不行啊!那裡不是用來幹的啊!”但當她想縮開屁股時卻發現被我的大手緊緊的抓住,連搖晃都搖晃不了。“啊!好漲啊!”

  我的大龜頭一下子就沒入她的屁股縫中,美仙的*****真是緊窄非常,加上她心情緊張肌肉收縮,讓我難以前進。於是我把兩根手指插進她的小穴中扣挖起來分散她的注意力,分身則繼續往前挺進。

  雖然很窄,但似乎也比我想像中容易一點,美仙對於操*****的排斥感好像並不是那麼的強烈,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於讓我把分身全部擠進她窄小的*****裡了。

  美仙則荷荷的喘著氣,似乎在努力的適應屁股裡頭肉棒帶來的不適感。我心中一動,或許*****也是她的性感帶呢。

  想到這裡我便慢慢的抽動起來,手指則不停的扣挖著她的小穴,增加她的快感。

  過了一會她也適應了,我的抽動開始順暢起來,便打趣的道:“美仙你真夠淫蕩啊,連操屁股也會覺得快樂,舒服嗎?”

  美仙雙手緊緊抓著床單,呻吟著道:“還是有點痛,但……但……怎麼……怎麼回事……為什麼……為什麼我連……連幹那裡都會覺得快活……啊……”

  我聞言大受鼓舞,吼道:“因為你就是最淫蕩的母狗,連操*****都喜歡的母狗!”邊說邊加快速度,把她的屁股當成是小穴似的狂幹起來。

  “啊……啊……啊!!!又丟了……我又……啊!……”她全身顫抖,居然操*****也被操出了高潮。我也到了極限,大量的精液噗噗的射進她的直腸裡。

  雲收雨歇,我們相擁而睡。

  美仙掩著稍微紅腫的*****,不依的道:“你這大壞蛋……竟……竟連人家的屁股都……痛死人家了……哼!”

  我心道你的適應力真是強,當初君瑜可是說什麼都受不了,幾下便幹出血來了。口中則道:“但美仙不是也覺得很快樂嗎?嘿嘿,美仙的*****又熱又窄,真是個寶地呢。”

  “呸!呸!呸!”,美仙嬌嗔道:“人家本來是不願意的,你卻硬是按著人家的屁股不讓人家躲,操得人家好疼呢!”

  玩鬧了一會,美仙爬起身來,一邊穿衣服一邊幽幽的道:“好了,我要回東溟派了……唉……本來打定主意不能讓你……卻還是忍不住……”

  我呆道:“什麼!?你這麼快就要走了?”

  美仙點頭歎道:“我和你註定有緣沒份……東溟派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去處理呢!”

  我搖頭道:“不!等到時機成熟,總有一天我會和你光明正大在一起的!”

  美仙苦笑道:“那琬晶呢?她怎麼辦?你怎麼開口對她說?”

  我頓時說不出話來,只好無力的搖著頭。

  美仙輕輕撫摩著我的臉,柔聲道:“少傑,以你的武功與智慧,在江湖上不難闖出自己的名聲。當你擁有了一定的江湖份量後,我便能說服派中的頑固分子把琬晶正式許配給你,將來讓你和琬晶共同管理東溟派。只要琬晶那丫頭能幸福快樂,我這做娘的就很滿足了……”

  這時她已經穿好了衣服,向我做了個告別的手勢,輕煙似的飄了出去。我下意識的伸出手來,卻什麼也沒抓住,只能頹然的放下……


十三:洞房花燭夜,另類破處時

  憋了近十天,終於熬到結婚大典了。在現實中,我雖然沒有結過婚,但親戚朋友的婚禮也參加過不少,也算是有點經驗。但到了自己現在結婚的時候我敢肯定一個現代人絕對想象不到古代婚禮的煩瑣程度,究竟煩瑣到什?程度呢?反正就是煩瑣到我不想寫出來了(?人:……%$#^%$@&#%$%)。

  但有幾點還是必須說說。

  第一的是這次來賀的賓客並不算多,因?訂婚到結婚的日期間隔太短了,許多人都來不及趕來比較偏遠的牧場。但就是牧場裏的人也不少了,即使不算普通的士兵,秀珣的親族加起來也有近千人,一大堆人濟濟一堂,十分熱鬧。

  第二是賀禮方面,各方勢力大多遣人快馬加急的送來賀禮,最讓人矚目的是洛陽的榮鳳詳,他送來了一份包括漢代白玉雕象在內的價值連城的厚禮,並送來一份請柬,邀請我們一月後赴洛陽參加他的壽禮。

  第三是我自己的問題,當我看見頭戴鳳冠,身穿紅褂的三女蓮步姍姍的被人攙扶著來到我面前。我突然湧起一種說不出的幸福感。我暗問自己,倘若以後都不能回到真實的世界裏,永遠留在這個夢境中,我會介意嗎?

  經過煩瑣的形式後,終於結束了各種的儀式,下人帶著我和紅布遮面的三女來到了新房。這間新房似乎是我上次離開牧場時才開始建造,看來秀珣是早有預至恕?